本周热门搜索:
关于中日钓鱼岛争端中“美国因素”的历史考察
日期: 2016-04-08
浏览次数: 50

 

郭永虎[1]

摘要 文章对中日钓鱼岛争端中的“美国因素”进行了系统考察。二战后美国的日本政策与钓鱼岛问题的产生、发展及变化有着密切联系。在冷战的国际背景下,美国政府通过托管琉球与“第27号令”将中国钓鱼岛纳入其托管之下。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又将钓鱼岛的“施政权”作为冲绳的一部分“归还”给日本,为中日钓鱼岛争端打下“楔子”。冷战结束以来,美国政府在钓鱼岛主权归属上由“模糊中立”到当今小布什政府的“小心介入”,反映了美国政府在钓鱼岛问题立场上的变化。

关键词 钓鱼岛 美国因素 中日关系 中美关系 日美关系

二战后,出于冷战和国家利益的考虑,美国政府在制定对日政策的过程中单方面与日本签订的条约或协定在中日钓鱼岛问题上产生了负面影响,如日本图谋钓鱼岛主权时常常援引这些所谓“依据”。冷战结束至今,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立场随着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调整发生了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日本攫取钓鱼岛的野心,来自中日钓鱼岛争端中的“美国因素”值得关注。钓鱼岛问题是影响中日关系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近年来,学术界关于钓鱼岛问题的著述颇丰。[2]学者们多从历史、地理和国际法的角度研究该问题,而从美国对外政策的视角来探讨美国与钓鱼岛问题关系的论著则显得薄弱。基于此,本文以原始文献和史实为基础,试图就美国与钓鱼岛争端的缘起、发展及美国未来影响和介入该问题的诸种因素进行分析。

钓鱼岛诸岛(以下简称钓鱼岛)属于台湾岛的天然附属岛屿,并不属于琉球群岛(美国称作“Ryukyu Islands”,日本称为“冲绳群岛”)。美国在二战后托管琉球群岛的过程中单方面炮制了所谓“琉球地理分界线”,将钓鱼岛纳入其管辖范围内。美国在归还冲绳时,实际默认了上述分界线。

一、美国托管琉球与“第27号令”:二战后美国将中国钓鱼岛划入其琉球托管范围

在1945年的亚洲太平洋战场,日本战败已成定局。1945年4月,美军攻占琉球群岛。5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决定将包括琉球群岛在内的北纬30度以南诸岛从对日占领区划出,置于美军直接控制之下。不久,美驻琉军政府颁布第一号公告,其中第二条规定,日本帝国政府停止在琉球群岛行使一切权利。[3]

冷战开始后,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琉球群岛占有极为重要的战略地位。此时的琉球群岛作为美国西太平洋攻击力量的中心,已成为美国远东战略防线(阿留申群岛——日本列岛——琉球群岛——菲律宾群岛岛屿链)中的关键环节。当时美军在冲绳建有120多处军事基地,包括中程导弹基地、早期防空雷达警报网、远程通讯网、海军快速中继通讯网及“美国之音”的主要中继局等。美国军方认为,以美国在冲绳的空军力量为核心辅之以海军力量,完全有能力阻止从东北亚或东亚中心港口出发的陆、海两栖部队。美国的战略防线不是美国的西海岸,而是亚洲大陆的东海岸。美国应该将在菲律宾的防卫据点向北延伸,构筑起从马尼拉到日本、夏威夷直到阿留申群岛的一条U型防线。其中,空军的战略轰炸能力仍是核心,冲绳作为空军基地具有重要地位。[4]

基于上述考虑,美国在制定对日政策时,既没有将琉球归还中国,也没有按照美国国务院的主张将“非军事化后的琉球归还日本”,而是将“琉球、小笠原群岛、原日本托管统治的各岛屿、太平洋中部的所有岛屿全部置于美国排他性的战略托管之下”。[5]1946年1月,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更加明确地提出,“北纬31度以南、九州至台湾之间的所有岛屿,全部作为战略区域实行托管统治”。[6]1946年l1月美国政府发表声明,将琉球、小笠原群岛、原日本托管统治区域置于美国的战略托管之下,并且将此方案向联合国提出。1947年4月2日,联合国安理会通过美国的提案。1947年9月23日,当时代表中国民意咨询机构的国民参政会曾反对把琉球归属日本,要求在对日和约中规定琉球应交我国托管。同年10月18日,行政院长张群出席国民参政会会议时,也提出“琉球群岛与我国关系特殊,应该归还我国”。但美国拒绝了中国对琉球统治权的要求。美方表示,琉球应纳入其战略托管网内,因为美国认为此乃其在西太平洋之一种任务,中国要求获得琉球,并不为美国同情。[7]

1948年10月26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制定了NSC13/2文件。其中文件的第5条规定,从遏制苏联的战略出发,美国“应以最佳方式使国际社会承认美国在北纬29度以南的琉球群岛、南鸟岛、孀妇岩以南的南方诸岛长期的战略控制权”。[8]为了使美国的上述战略意图获得日本的认可,1951年,美、英等国背着中国,与日本政府签订《旧金山对日和约》。和约第三条中规定:日本同意美国将北纬29度以南之西南群岛包括琉球群岛及大东群岛、孀妇岩以南之南方诸岛,包括小笠原群岛、西之岛及硫黄列岛,及冲之鸟岛、南鸟岛,置于美国托管制度之下,并以美国为唯一管理当局,美国有权对此岛屿之领土及居民包括岛屿领水,行使一切行政、立法及管辖权利。美国认为自此对琉球取得行政权。[9]美国代表在签约前还解释第三条是承认日本对琉球有“剩余主权”。显然,美国是以“托管”为名独占琉球群岛等战略要地,并且在主权问题上偏袒日本。但是,从《旧金山对日和约》上述条款内容来看,美国所托管的琉球并不包括钓鱼岛。

美国对中国钓鱼岛的非法侵犯源于1953年12月25日美国陆军少将大卫·奥格登(David A.D.Ogden)代表美国琉球民政府发布的“第27号令”,即关于“琉球列岛地理界线”的布告。该布告称,“根据1951年9月8日签署的对日和约”,有必要重新指定琉球列岛的地理界线,其中第一条规定:将当时美国琉球民政府管辖的区域指定为,“包括(北纬28度、东经124度40分,北纬24度、东经122度,北纬24度、东经133度,北纬27度、东经131度50分,北纬27度、东经128度18分,北纬28度、东经128度18分各点连线的区域内各岛、小岛、环形礁、岩礁及领海”。[10]而中国钓鱼岛的地理位置在北纬25度至北纬26度,东经121度30分至东经126度四线之间,恰位于该范围内。这样,美国琉球民政府的“第27号令”就将中国钓鱼岛非法划入美国琉球托管区域。这个区域的划定,是美国琉球当局单方面对钓鱼岛列屿的非法侵占,构成了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侵犯。即便如此,当时日本政府也是履行了美日《旧金山和约》中的放弃条款的。在1961年4月4日由日本建设省国土地理院第8期第8号承认济(即批准书)批准出版的日本九州地方地理志的地图中,就只标注有日本南西诸岛,而根本没有所谓的“尖阁列岛”(即中国钓鱼岛)。甚至到1971年,在日本出版的儿童百科全书中的日本地图上,同样也没有把所谓“尖阁列岛”列入日本版图。因此,日本政府在20世纪70年代初以上述“第27号令”为由对钓鱼岛提出主权要求的依据是不成立的。

二、美国归还冲绳与中日钓鱼岛争端

1969年1月,尼克松执政,美国面临的国际和国内形势已相当严峻。美军深陷越南战争泥潭,大大消耗了美国的实力,迫使尼克松对美国的全球战略做出巨大修改。1969年7月,尼克松在关岛发表了著名的“关岛演说”(即所谓尼克松主义),正式明确美国将集中力量在欧洲和中东地区对付苏联,而要在亚洲和太平洋地区实行战略收缩,进而要求日本和亚太地区诸盟国“自己承担起责任来”。[11]由于要在亚洲实行战略收缩,美国更需要日本在亚洲发挥更大的作用,并在日美安全体制中承担主要的角色。因此,尼克松上台后第一个行动,就是宣布他要成立一个委员会来专门研究将冲绳归还日本的问题。1969年11月,尼克松同访美的日本首相佐藤就日美安全条约期满问题和归还冲绳问题举行了会谈,并于11月22日发表日美联合声明。声明约定,美国将在不损害日美安全条约和日本政府政策的前提下将冲绳交还给日本。

在美国与日本交涉冲绳的前后,1968年10月,联合国亚洲及远东经济委员会(ECAFE)对东海海域进行了海底资源调查,认为钓鱼岛可能储藏着巨大的海底油田。日本立即对这个地区表现出浓厚的“兴趣”,并单方面采取了行动。1970年8月31日,在美国监督下的琉球政府立法院起草了《关于申请尖阁列岛领土防卫的决定》。这是在钓鱼群岛主权斗争中,日本方面首次公开主张对该群岛拥有主权。在立法院决议的影响下,琉球政府于同年9月10日发表了《关于尖阁列岛主权及大陆架资源开发权的主张》的声明,进而在17日又发表了《关于尖阁列岛主权》的声明。琉球政府在第二个声明中系统阐述了主张对这个列岛拥有主权的根据。该声明首先讲到,根据1953年12月25日发布的琉球列岛美国政府第27号布告,“尖阁列岛”被包括在美国政府及琉球政府的管辖区域内。[12]中日两国关于钓鱼岛主权归属的纷争由此肇端。

1971年6月17日,经过近两年的艰苦谈判,日、美签署归还冲绳协议(《关于琉球诸岛及大东诸岛的日美协议》)。归还冲绳协议的签字仪式分别在东京和华盛顿举行。协议由前言和九项条款组成,其内容之一为,自条约生效之日起,美国将琉球群岛和大东群岛的一切权利移交给日本。[13]美国以日本拥有“施政权”为由,把联合国交付美国托管之琉球行政权交予日本管理。同时,美国还错误地将原属中国领土的钓鱼岛也包括在琉球群岛管辖区域内。这说明,美国在归还冲绳时实际上默认了1953年美国琉球民政府发布的第27号令——“琉球列岛地理界线”所规定的“施政”范围。

美国与日本在所谓归还冲绳的协议中把中国领土钓鱼岛等岛屿划在“归还”范围内,这是对中国主权的侵犯。1971年12月30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表声明指出,钓鱼岛等岛屿是中国台湾的附属岛屿,而不属于琉球也就是现在所称的冲绳,美国政府片面宣布对这些岛屿拥有所谓“施政权”,这本身就是非法的。[14]美国将中国领土钓鱼岛的“施政权”作为冲绳的一部分“归还”日本对中日钓鱼岛问题产生了恶劣的影响。日本政府据此主张该岛属于冲绳县的一部分,并将钓鱼岛及其周围海域划入日本自卫队的“防空识别圈”内。于是,日本强占中国钓鱼岛的扩张主义行径变本加厉,中日关系中的钓鱼岛问题便由此引发出来。应当指出,美日之间的所谓协议是非法的、无效的。因为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是中、日之间的问题,没有中国的参与和同意,日本与任何第三方就此问题所作的安排都是无效的,并对中国没有约束力。

针对日本侵占钓鱼岛的非法行径,1970年9月10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偏袒日本的声明:“依据对日和约,美国对‘南西诸岛’有行政权……约中所用之名词含有包括尖阁群岛当作一部分管理之意,但认为对琉球之剩余主权仍属日本。由于1969年11月关于此等岛屿主权之不同主张,我方认为应由涉及争执的国家解决之。”[15]同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麦劳夫斯基在针对钓鱼岛所有权的答辩中指出:“根据《对日和约》,美国对‘西南诸岛’拥有施政权。西南诸岛包括‘尖阁诸岛’。根据该条约,美国政府认为对作为琉球列岛一部分的‘尖阁诸岛’拥有施政权,这意味着日本拥有对琉球列岛的潜在主权。美国政府决定于1972年将琉球列岛的主权归还日本。至于‘尖阁列岛’,美国则将把它的施政权归还给日本,但美国认为,施政权和主权是两回事。如果在主权问题上产生分歧,应由当事者协商解决。”[16]可见,美国自己也承认,施政权不等于主权,美国政府把钓鱼岛的施政权归还给日本,并不等于日本拥有对钓鱼岛的主权。

美国将钓鱼岛的“施政权”私下擅自交给日本,这一无视中国主权的行为激起中国政府和全球华人的极大愤慨。1971年12月31日,中国政府发表声明指出,坚决反对日美勾结将中国领土钓鱼岛列入“归还区域”,指出这是完全非法的。[17]从1971年元月起,首先是美国华人留学生集合2500多人,在联合国总部前举行“保钓”示威,并迅速波及全球各地,形成了波澜壮阔的全球华人“保钓运动”。在此情况下,美国政府不得不于1971年10月表示:“美国认为,把原从日本取得的对这些岛屿的行政权归还给日本,毫不损害有关主权的主张。美国既不能给日本增加在它们将这些岛屿行政权移交给我们之前所拥有的法律权利,也不能因为归还给日本行政权而削弱其它要求者的权利……对此等岛屿的任何争议的要求均为当事者所应彼此解决的事项。”[18]美国东亚及太平洋事务法律顾问执行助理罗伯特·斯塔尔也明确表示,美国“把从日本取得的对该群岛的管辖权交还日本,决不会造成对任何潜在的领土主张的歧视”,“对群岛的任何冲突性的要求,需要牵涉此问题的各方谈判共同解决”。[19]

三、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立场的新变化

冷战结束后,克林顿政府在钓鱼岛问题上基本保持20世纪70年代初期美国国务院所声明的“中立”姿态,一直坚持美日安保条约的范围不包括钓鱼岛。1996年9月11日,美国政府发言人伯恩斯发表声明:“美国既不承认也不支持任何国家对钓鱼列岛的主权主张。”[20]同年,美国政府的驻日大使蒙戴尔在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表示,“在日美安全条约中没有强制美军介入钓鱼岛纠纷”。10月30日他仍表示:“日美安全保障条约不适用于尖阁群岛”。[21]而“美国的上述立场也对日本防卫厅和自卫队的立场产生冲击”。[22]

美国总统小布什上台以来,对钓鱼岛问题的态度与此前政府有所不同,尤其是1996年《日美安全保障联合宣言》的发表和1997年《新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制定以后,日本要求将防卫承诺扩大到钓鱼岛,日本试图把美国拉入到钓鱼岛问题中来,并把这一点当作检验美国防卫承诺的“试金石”。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至少在口头上发生了一些变化。2001年l2月12日美国助理国务卿福特表示:“钓鱼岛一旦受到攻击,美国有可能对日本提供支持”。“美日关系对美国的国家利益来讲是至关重要的,只要是与日本有关的纠纷,美国多少会插手进去”。“在考虑美国的对亚洲政策时,没有什么比对日政策更重要的了”,“这不仅是个关系深浅的问题,更重要的是这涉及美国的国家利益”。[23]2004年2月2日,美国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在访问日本时表示:“施政权所涉及的范围都适用于安保条约,在美日安全条约中,日本施政下的领域一旦受到攻击,那将被视为对美国的攻击。”[24]阿米蒂奇的讲话表明美国的政策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阿米蒂奇此前只是笼统地称日本一旦受到攻击,美国一定会出面支援,而日本外务省发言人则将这一讲话予以诠释,具体细化到钓鱼岛问题。2004年2月5日,日本外务省发言人宣称:“在日美安保条约中,美国曾承诺对日本予以保护。尖阁列岛(即中国钓鱼岛)是日本的领土,保护日本当中也包括保护尖阁列岛(即中国钓鱼岛)。”随后,2004年3月23日,美国国务院副发言人艾利里在回答记者提问时指出:“日美安保条约适用于尖阁群岛。”[25]

美国在钓鱼岛问题立场上发生变化的原因有二:其一,伊拉克战争结束后,美国调整全球军事部署,加强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军事部署。由于美国在东亚部署导弹防御系统问题上需要日本的合作,日本便把美国在钓鱼岛问题支持日本与日本参加导弹防御系统挂钩。为了在与中国的钓鱼岛主权争端中获得更多筹码,日本迫切希望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予以更深的介入,以便借助日美安保框架为日争取更多“私利”,包括欲将钓鱼岛争端塞入日、美对华遏制的大框架下。这促使美国在对钓鱼岛的态度上向偏袒日本的方向转变。其二,近年来,受“对中国实施战略威慑”的冷战思维的影响,美国的亚太战略思想中,围绕中国的地理位置,一直有一条“安全弧”。美国试图通过该“安全弧”遏制中国的崛起并保护其“盟友”(包括日本)。因此,美国在中日钓鱼岛主权争端中做出偏袒日本的立场就不难理解了。

结论

纵观钓鱼岛半个多世纪的历史风云,中日钓鱼岛争端的产生、变化、未来发展趋势始终与“美国因素”密切相关。美国也成为影响钓鱼岛问题重要的外部力量。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在冷战的国际背景下,美国单方面与日本签订的一系列条约、协定为后来的中日钓鱼岛争端埋下了伏笔。从这一意义上看,美国是中日钓鱼岛争端的始作俑者之一。在20世纪70年代初美日归还冲绳的协议中,美国又单方面将包括钓鱼岛在内的冲绳的所谓“施政权”授予日本,更成为引发中日钓鱼岛争端的直接原因之一。

其次,冷战结束后,未来围绕中日钓鱼岛主权争端的“美国因素”日渐突出。在钓鱼岛主权立场上,美国政府在看似中立的态度下竭力淡化和模糊中国对钓鱼岛所享有主权的事实,使得钓鱼岛问题日益复杂化。尤其是小布什执政以来,美国政府在钓鱼岛主权归属问题上逐渐放弃此前的“模糊中立”的立场,转而积极地“小心介入”。近一两年来美国高官在钓鱼岛问题上发表的一系列声明反映了美国立场的这种变化。

最后,“美国因素”的介入将成为未来影响中日钓鱼岛争端解决一个重要变量。中日钓鱼岛主权争端本应当由中、日两国自己解决,而现实的情况是,“美国因素”已经渗入其中。美国深谙钓鱼岛对中、日两国的价值,其主权的继续悬置,既可以防止中、日两国走得太近,又可以让美国处于随时介入的有利地位。美国介入钓鱼岛问题作为美、日联手遏制中国的一种战略尝试,一方面将助长日本阴谋攫取钓鱼岛的野心,对中日关系以至亚太地区的稳定产生一定的消极影响;另一方面,“美国因素”的介入对于中日钓鱼岛争端未来的解决,也会增加一定的难度。但应当指出的是,美国关于钓鱼岛问题对日本的承诺是有一定限度的。美国虽期待通过与日军事合作实现其亚洲战略的目标,但还是希望在这个敏感问题上留有适当的余地。因为,在遏制中国的战略上,既然已经有了日美同盟这一基本框架,美国如果又在钓鱼岛问题上介入得过深,必然会招致中国的强烈反对,进而造成美中关系的紧张局势。所以,从近期看,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不会走得太远。

(《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05年12月第15卷第4期)

 



[1] 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博士研究生、吉林大学马克思主义教学与研究中心讲师。

[2] 有代表性的论著有张平:《钓鱼岛风云》,北京国际文化出版公司,2000年版;[]井上清著、贾俊琪等译:《钓鱼岛:历史与主权》,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吴天颖:《甲午战前钓鱼列屿归属考——兼质日本奥原敏雄诸教授》,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8年版;钟严:《论钓鱼岛主权归属》,《人民日报》,19961018;林琳:《从国际法论中国对钓鱼岛群岛无可争辩的主权》,《中国边疆史地研究》,1999年第4期;司徒尚纪:《关于钓鱼岛群岛历史地理的若干问题》,《岭南文史》,1997年第1期;吕一燃:《历史资料证明:钓鱼岛列岛的主权属于中国》,《抗日战争研究》,1996年第4期,等等。

[3] 参见张平:《钓鱼岛风云》,第141页。

[4] 参见崔丕主编:《冷战时期美国对外史探微》,中华书局2002年版,第63页。

[5] JCS57040,“OverAll Examination 0f USRequirements for Military Base and Right,October 25,1945,Section 9,CCS360(12942),JCS 19421945,RG218。转引自崔丕主编:《冷战时期美国对外史探微》,第52页。

[6] JCS570/50,Strategic Control by the United States 0f Certain Pacific Areas, January 21,1946,Section 13,CCS36O(12942),JCS 19461947, RG218

[7] 参见张平:《钓鱼岛风云》,第143页。

[8] NSC13/2Recommendations With Respect To US Policy Towards JapanOctober 71948Declassified Documents Reference SystemDocument NumberCK3100347865

[9] 参见张平:《钓鱼岛风云》,第143144页。

[10] CIVIL ADMINISTRATION PROCLAMATION NO.27.GEOGRAPHICAL BOUNDARIES OF The Ryukyu Islands,0ffice of the Deputy Governor, APO 719UNITED STATES CIVIL ADMINIRATION OF The Ryukyu Islands0ffice of the Deputy Governor, 25 December,1953.

[11] 《美国总统公开文件集——理查德·尼克松1969(Public Papers of the United StatesNixon),美国政府印制局1971年版,第544545页。

[12] 参见[]井上清著、贾俊琪等译:《钓鱼岛:历史与主权》,第1112页。

[13] 参见于群:《美国对日政策研究》,东北师范大学出版社,1996年版,第324页。

[14] 参见田桓主编:《战后中日关系文献集(1971-1995)》,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第61页。

[15] 漠帆:《钓鱼岛问题大事记》,《现代日本经济》,1997年第5期。

[16] 汤家玉、孙茂庆:《钓鱼岛百年风云》,《党史纵览》,2003年第7期。

[17] 参见《人民日报》,19711231

[18] 《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听证会·第九十二届国会记录》,1971102729日,第91页。

[19] 逋野起央等编:《钓鱼台群岛(尖阁诸岛)问题研究资料汇编》,励志出版社,2001年版,第333页。

[20] 逋野起央等编:《钓鱼台群岛(尖阁诸岛)问题研究资料汇编》,第71页。

[21] 《日本产经新闻》,1996104

[22] 《国际先驱导报》,2004622

[23] 人民网,20011211讯:《美官员暗示:钓鱼岛一旦有事美将站在日本一边》,见http://past. People.com.cn/BIG5/guandian/183/2281/3276/20011211/624605.htm1.

[24] 《国际先驱导报》,2004213

[25] 《日本经济新闻》,2004324

 

 

相关阅读 / READING
论坛
最新新闻 / News More
1
2016 - 11 - 21
本报北京11月20日电  (记者刘军国)由清华大学教授刘江永著作的《钓鱼岛列岛归属考:事实与法理》20日在清华大学举行首发式。  该书共分八章、60余万字,附有约220幅原始文献和地图影印件,分别考证了中国、欧美国家、古代琉球国、日本国的历史文献和相关地图等,通过环环相扣的证据链证明,钓鱼岛列岛确属中国的固有领土和台湾附属岛屿。值得一提的是,该书包括1874年日本第一次入侵台湾之后,日本海军省水路寮和外务省认定钓鱼岛列岛是中国台湾东北附属岛屿的地图及文献证明。  《 人民日报 》( 2016年11月21日 21 版)
2
2017 - 02 - 22
资料图:台湾海巡船台媒称,台湾调查局草拟“保防工作法”,在当局机关广设保防部门,引发重蹈戒严恐怖质疑。调查局称,现今电脑黑客甚至恐怖主义全面渗透台机关或地方乡镇,对安全构成严重威胁。若不推动保防工作法制化,台湾机密将门户洞开。据台湾《联合报》2月21日报道,草案目前送台当局行政事务主管部门审查。依据草案内容,计划在各级机关设置安全保防处、室,设保防人员,对可疑对象可到家查访、通知到场询问、查验身份、带往指定处所行政调查;替境外势力发展组织者,最高可处七年以下徒刑,首谋加重二分之一。报道称,调查局发现包括日本等境外势力渗透台湾情形日益严重。以保钓事件为例,从早年“全家福号”渔船到近年的“保钓号”,每次从深澳渔港出海,日本都能事先精准掌握人员出海名单、“海巡署”支援护卫船与快艇数量,导致台方抵达钓鱼岛海域护渔时,多次被日本海上保安厅舰只和侦察机包围,甚至遭日方舰只撞击驱逐。报道称,由于保钓号并非每次出海都发布新闻,调查局怀疑台湾有内鬼。明察暗访后发现有日本人常在深澳港一带活动,用金钱吸收当地人士提供保钓船只出海情报。调查局统计,类似情形至少有十个国家在台吸收间谍提供情报,外谍在台布建情况严重。外谍侦搜军机的新案例是去年8月间,两名外籍人士持香港护照,以观光名义进入台湾。透过人头租车后,驱车至新竹某空军基地外围道路停靠。疑在车上持高科技侦防装备,监录塔台与飞行员对话术语、战术代号。情报单...
3
2016 - 08 - 04
中国网8月4日讯 据外交部网站消息,2016年8月3日,外交部长王毅在与老挝外长沙伦赛会谈后共同会见记者时,就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筹备进展表示,峰会各项筹备工作进展十分顺利,我们对峰会的成功充满信心。杭州峰会有望成为历届峰会成果最丰富的一次。王毅表示,去年底中国接任二十国集团主席以来,中方全力以赴,在各成员、嘉宾国和国际组织大力支持和参与下,已分别举办了贸易、能源、就业、农业部长会,分别同工商、青年、妇女、劳动、智库、民间社会等各界代表广泛对话,为杭州峰会作了重要铺垫。我们还围绕“构建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主题,通过协调人和财金两个渠道密集磋商,举办了3次协调人会议、3次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及副手会以及数十场各类工作组会议。这一系列紧锣密鼓的工作,卓有成效,为杭州峰会的召开最大程度地凝聚了共识,铺平了道路。经统计,杭州峰会有望达成近30项主要成果,成为历届峰会成果最丰富的一次。就大的方向而言,我们将通过倡导创新,为推动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开创新的动力;我们将通过推进结构性改革,为解决当前经济金融领域面临的各种困难拿出新的方案;我们将通过强化发展合作,为引领全球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开辟新的前景。王毅表示,今天距离峰会召开正好还有一个月时间。杭州峰会筹备工作已进入倒计时,中国已经做好了准备。相信峰会一定能够不负重托,给人们带来惊喜,为世界带来希望。
4
2016 - 08 - 08
开展首个短期冰站作业 采集冰芯23支 布放两个温度链浮标          中国海洋报讯(特派记者 高悦)8月4日,中国第七次北极考察队在北纬78°59′、西经169°11′的北冰洋海域,开展了本次北极考察首个短期冰站作业,标志着第七次北极考察冰站作业工作全面启动。  浮冰的情况对冰站选址至关重要。除了冰的厚度和平整度要达到要求之外,“雪龙”船或“黄河”艇能否靠上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雪龙”船船长赵炎平表示,由于海冰减少、密集度下降,本次北极考察进行首个冰站作业的位置与此前历次考察相比较为偏北。  过去几天中,考察队一直在寻找合适的作业位置。7月30日,考察队召开全体队员大会,对即将开始的冰站考察和防熊工作进行了动员部署。然而,直到8月4日清晨,考察队才发现一块适合开展短期冰站作业的浮冰。由于“雪龙”船无法在浮冰边缘停靠,考察队决定放小艇送考察队员到浮冰上作业。按照要求,8月4日13时30分,18名冰面作业人员乘坐“雪龙”船所载的“黄河”艇抵达短期冰站作业区。  此次短期冰站为多学科联合作业,共设有海冰物理组、水文光学组、海洋化学组和海洋生物组4个小组,观测项目包括温度链浮标布放、海冰物理冰芯采集、积雪物理观测、冰雪厚度电磁感应观测、海冰光学观测、冰雪厚度雷达观测、冰面融池辐射等。其...
5
2016 - 08 - 14
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透露,按流程完成出厂前所有研制工作的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8月13日从北京空运至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开展发射场区总装和测试工作。神舟十一号载人飞船计划于10月中旬实施发射。目前,发射场设施设备状态良好,各项准备工作正按计划有序进行。
6
2016 - 08 - 20
8月19日下午,中央军委给北京卫戍区某防化团记一等功庆功大会举行。陆军领导宣读了中央军委记功通令。北京卫戍区某防化团是一支担当重任、功绩卓著的部队,多次执行党和国家重大活动安保备勤、地方核生化事故救援等急难险重任务,经受了严峻考验,作出了突出贡献。近年来,团队坚持以强军目标为引领,着眼肩负特殊职责使命,凝神聚力搞建设,开拓进取谋发展,全面建设取得新的进步。2015年,在天津港特别重大火灾爆炸事故救援中,团队坚决贯彻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的决策指示,一声令下、迅即出动,官兵们冒着生命危险冲锋在前,战斗在情况最危急、最复杂的染毒核心区,出色完成数据侦测、样品采集、人员搜救、染毒洗消等任务,为维护社会稳定、保护人民群众生命财产作出重大贡献,向党和人民交出一份优秀答卷。
7
2016 - 08 - 26
新华社北京8月25日电(记者白阳)记者25日获悉,国家信访局的官方微信公众号将于9月1日开通运行。这是继7月“手机信访”APP上线后,国家信访局拓宽信访渠道、方便信访群众的又一重要举措。  据悉,国家信访局微信公众号设置有“信访资讯”“信访指南”和“网上信访”等功能。群众可通过在国家信访局门户网站扫描二维码,或在微信中查找“国家信访局”关注该微信号,并在“网上信访”通道中提交投诉请求、提出意见建议,或查询信访事项办理情况、进行满意度评价。  除了“网上信访”功能之外,微信公众号也将成为信访新闻发布、信息公开的重要平台。国家信访局将通过该公众号发布信访工作制度改革的最新进展,信访系统的重要会议,各地信访部门的新举措、新经验等,解读信访工作相关政策法规,并开设信访故事等栏目,讲述基层一线信访干部为群众排忧解难的案例。  国家信访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微信公众号将聚焦信访工作,突出权威视角、便捷服务、真诚互动,为群众了解信访资讯、提交信访投诉请求和建议提供更好的服务。届时,一个全面覆盖互联网、客户端、微信公众号的网上信访平台将初具规模,进一步打造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信访”新模式。
8
2016 - 09 - 02
本报北京9月1日电  (记者张璁)记者从国家信访局获悉:国家信访局微信公众号于9月1日正式开通运行。该微信公众号设置有“信访资讯”“信访指南”和“网上信访”功能,群众可以通过国家信访局门户网站扫描二维码,或在微信中查找并关注“国家信访局”微信号,即可在“网上信访”通道提交投诉请求或提出建议,也可查询信访事项办理情况并进行满意度评价。  据了解,这是国家信访局继今年7月1日“手机信访”APP上线后,拓宽信访渠道,方便信访群众的又一举措。目前,国家信访局已形成覆盖“一网一端一微”的网上信访平台,进一步打造开放、动态、透明、便民的“阳光信访”新模式。  据介绍,国家信访局微信公众号也将是信访新闻发布、信息公开的重要平台,将对信访工作制度改革的最新进展、信访系统的重要会议、各地信访部门的新举措、新经验进行报道,对信访工作相关政策法规进行解读,并将开设信访故事等栏目,讲述基层一线信访干部为群众排忧解难的故事。  《 人民日报 》( 2016年09月02日 04 版)
美丽的钓鱼岛
Copyright ©2016 钓鱼岛派出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