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热门搜索:
关于钓鱼岛归属问题的初步意见
日期: 2016-03-31
浏览次数: 56

 

陈本善[1]

中日之间关于钓鱼岛等岛屿(简称钓鱼岛)领土之争,焦点在甲午战前该岛屿究竟是中国的固有领土还是无主之地。

一、钓鱼岛是中国台湾的附属岛屿

该岛屿由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等5个无人小岛和3个小礁组成,散布在东经123度30分至124度30分、北纬25度44分至56分之间,位于台湾东北大约102海里处;在地质上和花瓶屿、棉花屿、彭佳屿一起,为台湾的附属岛屿。同时,该岛屿又位于中国东海大陆架的东南边缘上,同八重山、宫古等琉球群岛以水深2700公尺的冲绳海槽相隔,而使该海槽成为中琉之间的天然分界线。

由于钓鱼岛正好位于来自赤道附近流向日本和朝鲜的暖流必经之地,而从赤道方向吹来的南风(信风)也路经这里,且该岛屿海域又正好位于来自太平洋、路经这里的台风行径抛物线的转向点上,因此使台风经常在这里突然出现一个暂停时间,然后继续移动的现象。由于这些现象,就使黑潮在到钓鱼岛海域时,因风向和海岸冲击,导致了由西向东南回流而停滞若干时间,然后继续向东北方向奔流。这样,每到夏季,就使钓鱼岛海域成为好渔场,也使福建沿岸和台湾渔民能乘顺潮顺风之便,到钓鱼岛海域进行捕捞作业。相反,在这个季节里,琉球的渔民由于是逆潮逆风,在明清时代,根本不可能来到这里。这就是中国人发现和命名钓鱼岛,并能加以利用的重要条件。

二、钓鱼岛是中国最早发现、命名和利用的

首先,在现存史料中,钓鱼岛最早见于明朝永乐元年(1403年)的《顺风相送》一书中:“福建往琉球,太武放洋……用乙卯及单卯取钓鱼屿。”其次是与明朝讨伐倭寇有关的两部文献《筹海图编》和《日本一鉴》等证明,钓鱼屿、黄毛山、赤屿等已列入当时中国海防以内;后者还明确指出:“钓鱼屿,小东(即台湾)小屿也。”

特别是自明洪武五年(1372)至清同治五年(1866)近500年间先后由朝廷派遣的24届册封琉球王的“天使”撰写的《使琉球录》,留下了有关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的大量第一手史料。由于使录是使臣以“亲历其地,目击其事”、撰述成书、上报朝廷、存于“史馆”、以便后来查阅的,因此,它们是当时的官方文件,而并非什么个人游记之类。

综合使录记载:册封使船(封舟)有时也用“鸟舟”(战船),搭载文武官员四五百人(其中战将和士兵200人,以防海盗或倭寇)。封舟均在夏至时从福州出海,以基隆、彭佳屿、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为标记,从北面通过。但过赤尾屿后,进入“黑水沟”到姑米山这一段,既是多风浪的险域,也是中琉的交界,这时琉球的“迎客船”要到这里接应。因此封使特别注意这一海域,并详加记载,留下了珍贵的史料。可惜,自明洪武五年(1372)至成化十五年(1479)的前11届使录皆因火灾烧毁无存,因此,我们只好从第十二届使节陈侃使录说起。

第十二届册封使陈侃在明嘉靖十三年(1534)的《使琉球录》中写道:五月“十日,南风甚迅,舟行如飞,然顺流而下,亦不甚动,过平嘉山,过钓鱼屿,过黄毛屿,过赤屿,目不暇接,一昼夜兼三日之程,夷舟帆小不能及,相失在后。十一日夕,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夷人鼓舞于舟,喜达于家。”

第十三届册封使郭汝霖的《琉球使录》(嘉靖四十一年〈1563〉)称:“(嘉靖四十年五月)二十九日,至梅花所开洋……闰五月初一日过钓鱼屿,初三日至赤尾屿。赤尾者,界琉球地方山也,再一日之风,即可望姑米山矣。”

第十四届册封使萧崇业的《使琉球录》(明万历七年〈1579>)中,节载了郭录上述部分,并在记载琉球国土时,明确写道:“……南有太平,西有古米,……东北有硫磺、叶壁……。”而他的副使谢杰著《使琉球录撮要补遗》(1579)中写道:“封船自西徂东,自东还西,乃冲横浪万余里;去由沧水入黑水,归由黑水入沧水。”第一次记载了“黑水沟。”

第十五届册封使夏子阳的《使琉球录》(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中写了航行中经过鸡笼、彭佳山、钓鱼屿、黄尾屿后的过沟情形:“(五月二十七日)是夜风急浪狂,舵牙连折,连日所过皆深黑色,宛如浊沟积水,或又如靛色,忆前使录补遗称,去由沧水入黑水,信哉言矣。”

第十七届册封使,也是清朝第一任册封使张学礼,在其《使琉球记》中也记载,去时过赤尾屿后,由于风浪,“大桅决,铁箍失二三。”回程刚过姑米山,又遇大风浪,“飓作暴雨,船倾侧危甚,桅左右欹侧,龙骨忽折半截,不相连接,船益危侧,哭声震天。”

第十八届册封使汪楫的《使琉球杂录》(康熙二十二年<1682>),不仅描述“黑水沟是险境,而且首次指出该处是“中外之界”,明确了中琉两国分界线的所在,有重要意义。他写道:六月“二十四日天明,见山则彭佳山也。……辰刻过彭佳山,酉刻遂过钓鱼屿,船如凌空而行……二十五日见山,应先黄尾后赤屿,无何遂至赤屿,未见黄尾屿也。薄暮过郊(或作沟),风涛大作,投生猪羊各一,泼五斗米粥,焚纸船,鸣钲击鼓,诸军皆甲,露刃,俯舷作御敌状,久之始息。问郊之义何取?曰中外之界也。界于何辨?曰悬揣耳。然顷者恰当其处,非臆度也。”文中最后的问答一段很重要,因为这里谈到了“中外之界”。如果我们联系到陈侃所说:“见姑米山乃属琉球者”,郭汝霖说的“赤屿者界琉球地方山也”,那么,这里的“中外之界”所指,只能是中琉两国的分界。就让我们看看这里的问答是什么意思?

问:“郊(或沟)是什么意思呢?”

答:“这是中外的分界。”

进而又问:“这个分界如何来辨别?”

答者回答说:“只不过是凭空推测而已。”

如果引用到这里,这个“中外(琉)之界”就成了无头案。因此,最后一句话非常重要,不可放过。因为这里作者汪楫根据实地做出了明确的判断:“然而,恰好正是刚才所到之处,这并非是出于主观推测。”(按:这恰恰是今天叫做冲绳海槽的一条水深二三千公尺的深水沟,也就是中国东海大陆架与八重山、宫古两群岛的自然分界线)。

第十九届册封使是海宝,副使是徐葆光(翰林院编修),其撰写的《中山传信录》(康熙五十八年<1719>),在所有使录中占有突出重要的地位。这是由于,徐葆光此行负有测绘琉球地图的使命,并带去两名测量官平安和丰盛额,在琉工作8个多月,达252天,创封使留琉最长纪录。在此期间,他向琉球国王“请示地图”,然后,“周咨博采、丝联黍合,又与中山人士,反复互定”,绘制空前详尽的《琉球三十六岛图》,并撰写《图说》。这里的中山人士主要指当时琉球大学问家、紫金大夫程顺则。因此这个地图和图说,可以说是中琉双方权威人士共同审定的官方文书。徐在图说中还对三十六岛做了详细的分区说明,即分为:东四岛,正西三岛,西北五岛,东北八岛,南七岛,西南九岛。其中在“西南九岛”最后,特加说明:“国人称之,皆曰八重山,此琉球西南属界也”,其中并无钓鱼岛、赤尾屿等。此外,在《针路图》中,自西向东列出:澎湖、鸡笼山、花瓶屿、彭佳屿、钓鱼台、黄尾屿、赤尾屿、姑米山等,并标出了路程。同时他还引用了程顺则的《指南广义》一书中有关从福州往琉球的航线。从开洋经鸡笼头、花瓶屿、彭家山、钓鱼台、黄尾屿、赤尾屿,在姑米山后加注说:“琉球西南方界上镇山”;而在回程中又写了过姑米山“过沟祭海神”,肯定了上述汪楫的说法。总之,徐葆光的《中山传信录》是一部重要的琉球史地著作,即使在琉球人和日本人之间也流传很广,1831年还出版过日文版本,直到明治时期也是日本人了解琉球情况的重要来源。

第二十届册封使全魁,副使周煌撰写的《琉球国志略》(乾隆二十一年<1756>)也很重要。该使录对以往的使录不完备之处一一做了补充和更正。他写道:“琉球四面皆海也。西方之海由黑水沟相隔;黑水沟者为与闽海之界也。”他在过黑水沟处,重复了汪楫说的“问沟之义?曰中外之界也。”

第二十一届册封使是赵文楷,但由其副使李鼎元所写的《使琉球记》(嘉庆五年<1800>),却企图否定黑水沟的存在。李鼎元根本不重视前人在过赤尾屿后才入黑水沟,相反,在过钓鱼台后即祭海,当然就“莫知沟所”了。而琉球人说他们往来不知有黑水沟,望见钓鱼台即祭海。李不去查前使录,反而轻信了。但该封舟于十月二十五日从那霸出海回国,当天酉刻过姑米山,“视海面深黑,天水遥接,岂即所谓黑沟耶?抑来者皆耳食,未敢亲视,遂妄生奇异耶?是皆未可知,以余目击,固无他异。”实际上,过姑米山,“视海面深黑”处,正是黑水沟所在。

第二十二届册封使齐鲲的《续琉球国志略》(嘉庆十三年<1808>)闰五月十三日条明确记载:“午刻见赤屿,又行船四更五,过沟祭海。”短短一句话,纠正了李鼎元在错误地点得出的错误结论。

至于第二十三、二十四两届,即最后两届册封使林鸿年和赵新的使录(道光十八年<1838>和同治五年<1886>),由于轻信琉球船员的话,使用了琉球人这时的称呼,把黄尾屿叫做“久场岛”,把赤尾屿叫做“久米赤岛”,但连他们也知道中琉国界的所在。如赵新在使录中写道:“于(同治)五年六月十九日,(封)舟抵球界姑米山外洋。”“该岛有小船数十只来引。”后者即琉球的“迎客船”。

三、钓鱼岛在明清时代是中国领土,不仅为琉球国的正史所承认,甚至在日本也可找到旁证

首先,琉球国第一部正史《中山世鉴》(1650年)全文不加删节地引述了上述陈侃使录,表明承认了陈侃的说法;其次,程顺则所著《指南广义》有关部分也是明证;最后,徐葆光《中山传信录》中的《琉球三十六岛图》和《针路图》,乃是徐和程合作的产物(如上所述),也是一个重要证据。

至于说在日本也有旁证,第一件是林子平的《三国通览图说》附图《琉球三省并三十六岛之图》(1785年)。其中不仅把琉球三十六岛一一绘出,并标明各岛属于琉球某岛支配,但其中不包括钓鱼岛;而且,还把花瓶屿、彭佳山、钓鱼台、黄尾山、赤尾山绘成了和中国大陆同样的“赤色。”有人以林子平所绘地图中把台湾、“满州”绘成同中国不一样的颜色为由,企图否定其价值,因此有必要再说几句。原来,该书对地图的颜色作了明确规定:“绿(内地、满州)、褐(虾夷、琉球)、黄(朝鲜、台湾)、赤(无人岛、中国、勘察加半岛)”。其中的“无人岛”,则专指小笠原岛。那么,林子平为什么把中国的东北、台湾绘成了和中国不同的颜色呢?我认为这应从林子平的“国防”思想中寻求答案。他认为:日本的国防在海上,要保卫日本,首先要“确保”“满州”,其次是虾夷和琉球,再次是朝鲜和台湾。因此,如果说上述的各种颜色反映了林子平的国防思想并非现实的话;那么,把无人岛(小笠原)、中国(包括钓鱼岛)和勘察加等绘成赤色,则是反映了当时的客观实际吧。

第二个旁证,就是1885年日本的两份官方文件:冲绳县令的一份报告和外务卿井上馨的一份秘密文件,对内务卿山县有朋提出要“立即树立国标”的“鱼钓岛”、“久场岛”、“久米赤岛”,并没认为是“无主之地”。前者提出这三个岛“即系《中山传信录》中所载之钓鱼岛、黄尾屿、赤尾屿同一岛屿”,“不仅为清国册封旧中山王使船所熟悉,且复各有命名”;后者进一步指出:“此等岛屿既靠近清国国境”,“而且清国已各定有岛名”,“近时清国报刊对我政府抱有猜疑”。实际承认钓鱼岛是“台湾附近清国所属之岛屿”。

四、按国际法规定,钓鱼岛也是中国的领土

首先,先占法理规定要具备四个要件:第一,先占的主体必须是国家;第二,先占的客体必须是无主的土地;第三,主观上的必要条件,是国家必须作出领有的意思表示;第四,客观上的必要条件,是必须进行有实效的占有。原始发现是一种初步的法律根据,其后如果没有继续进行有实效的占有,领土的取得就不能成立。但对有实效占有的实现程度,要根据实际情况;如果该地因地理等条件不适于人类居住,那么,只要通过军舰或官船进行巡逻,使国家的职能达到该地,也就构成了先占。由于钓鱼岛等岛屿是不适于人类居住的几个很小的荒岛,因此,在明清时代中国人既无法定居,也不可能从物质上占有,更没有必要和可能从政治上加以占有。但是中国早在14世纪最早发现、命名,并证明它是中国领土,而且当时中国人能经常到该岛海域捕鱼,到岛上采药,特别是明代把该岛屿纳入海防范围,并从明洪武五年(1372年)一直到清同治五年(1866年),在长达500年间,连续24次派出“封舟”(官船),以该岛屿为指标,在它的北面通过,船上还有200名武装将士(这也可谓明清时代的定期巡逻),难道所有这一切,还不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使中国的国家职能达到该地,因而构成了有实效地占有吗?如果从这个近代法理的要求来说,也许可以叫做最低限度地实现了有效占有;但从当时的历史条件来说,说它是最大限度地实现有效占有,也不为过。

五、日本政府趁甲午战争之机,窃取了中国领土钓鱼岛;1945年接受波茨坦公告,理应把钓鱼岛归还中国

日本政府对于窃取中国领土钓鱼岛,有一个说法:“尖阁诸岛,是自明治18年以来政府通过冲绳县当局等途径,再三进行实地调查,在慎重地确认了该诸岛不仅是无人岛,而且没有清国统治达到的痕迹之后,根据明治28年1月14日的阁议决定,在当地树立标柱,正式编入我国领土之内的(日本外务省《关于尖阁诸岛的领有权问题》)。”

那么,就让我们根据客观历史事实,来看看日本政府究竟是怎样调查的?又是怎样慎重确认的?最后,又是怎样正式编入领土的?

所谓冲绳县再三实地调查,第一次是1885年(即明治18年)上述的冲绳县令的那份报告后,在“勘查”之后又向内务卿呈文说:“该岛屿与清国不一定没有关系”,因此担心立即树立国标,必将“发生纠葛”;而井上馨在该文件中也担心“贸然公开树立国标,必招致清国之疑虑。”因此,他提议“树立国标”一节“应待他日相机行事。”而1890年和1893年另外两位冲绳县知事两次向内务大臣提出的申请,不但没有调查该岛屿与清朝的关系,相反,全部删除有关清朝字样,而且把该岛屿说成“邻近本县所辖八重山群岛之无人岛等三个岛屿”。

这就是所谓的“再三进行的实地调查”的真相。那么,是否搞清了钓鱼岛、黄尾屿(不知为什么这时把赤尾屿除外了)的情况呢?答案是:冲绳县一直到1894年,还承认“该岛是否属于帝国所有不明确”。

但是,就在冲绳县那两次申请分别过了3年或1年多之后,1894年12月27日,内务大臣野村靖在一个“秘(红字)”级文件中写道:“关于久场岛、钓鱼岛树立所属标桩事,……因今日与当时(指1885年)形势不同,故拟以另文件将此事提交内阁会议审议。”而且,他在提案中又把钓鱼岛说成“位于冲绳县内八重山群岛西北方”

上面引文中的着重点是作者加的。那么,所谓的“慎重地确认了没有清国统治的痕迹”的“痕迹”,又在哪里呢?难道是钓鱼岛从1885年的“靠近清国国境”,到1890年搬到了“邻近八重山”?到1894年又搬到了位于冲绳县内“八重山”西北方?要用完全避开它与清朝关系的办法,说什么“没有清国统治的痕迹”这个办法当然很便当,但这句话如果在1894年去说,也许还能算作一个“证据”,但拿到100年后的今天来说,则是毫无事实根据的。至于日本政府从1885年经过10年之久才作出“阁议决定”,这的确是够慎重了,而为什么要这样慎重呢?这是今天日本政府在公开场合要极力加以避讳的问题;倒是上述那位内务大臣在秘密文件中很坦白:“因今日与当时(1885年)形势不同”,一语破的,说明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这就是1894年日军发动甲午战争,9月,清军在平壤陆战和黄海海战中都遭到了惨败;10月,日军侵入中国辽南,攻陷了金州和旅顺口,制造了震惊世界的旅顺惨案;12月4日,日本首相伊藤博文在谈到媾和时说“一定要迫使清国割让台湾”的问题。而“今日与当时形势不同”这句话,就是日本夺取钓鱼岛同“日清战争”有密切联系的一个铁证。于是,1895年1月14日日本内阁会议批准在钓鱼岛树立标桩;1月21日经阁议决定,向冲绳县知事发出了“关于树立标桩一事准予照办”的指令。

但当时,日本政府既没有按《大日本帝国宪法》的规定将那个阁议决定上奏天皇,并发出敕令,以完成国内行政手续;也没有把它在官报和报刊上刊载,以表明国家对该岛的领有意思;甚至冲绳县知事也没有为此在县内发出告示。特别重要的是,那个阁议决定和指令中最主要的内容:即在该岛树立标桩,也根本未予以执行。问题很清楚:连被看作是把该岛“编入日本国土”的重要标志——树立标桩,自1895年至1945年的日本占有钓鱼岛的期间内都未予以实行,这怎么能叫做“正式编入我国领土之内”呢?

只能这样来解释:1895年4月17日,日本强迫清廷签订《马关条约》,强行割去台湾这一条已规定:“台湾全岛及其所有附属各岛屿”,而当年6月2日中日双方在签署《交接台湾文据》前日军在占领台湾时,已于5月29日占领了钓鱼岛近海海域。因此,不论从法律上或事实上都证明:是日本发动这次侵略战争,并作为强割台湾的一部分,偷偷地窃取了中国领土钓鱼岛。

因此,如果说要按照国际法来观察和解决钓鱼岛问题的话,那首先就要按照1945年8月14日日本政府接受的《波茨坦公告》了。其中第八条规定:“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开罗宣言》则明确规定:中、美、英“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以后在太平洋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满洲、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国。日本亦将被逐出于其以武力或贪欲所攫取之所有土地。……使朝鲜自由独立。”开罗宣言的领土条款共有四项内容,前三项都与中国有直接关系。当时,日本政府曾“保证”并“承允忠实履行波茨坦公告之条款。”但日本在归还中国的钓鱼岛问题上不但没有实现自己的保证,更没有忠实地履行自己的承诺,反而在继续隐瞒这一历史事实。

(摘自《现代日本经济》,1995年第2~3期)

 



[1] 吉林大学日本研究所教授。

 

 

相关阅读 / READING
论坛
最新新闻 / News More
1
2016 - 11 - 07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中国国家海洋局网站6日发布消息说,中国海警2401、2101、2502、35115舰船编队在我钓鱼岛领海内巡航。多家日媒同日报道了这一消息,并称这是今年以来中国公务船第31天驶入该区域。  日本共同社6日称,当天上午,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发现中国海警局4艘船只相继驶入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附近的“日本领海”,4艘船在航行约1小时50分钟后离开,进入毗连区。报道称,中国海警船上次驶入该海域是在10月18日。日本NHK网站说,日本外务省通过驻华使馆向中国外交部提交抗议。日本政府将首相官邸的情报联络室升级为官邸对策室开展相关情报收集和分析工作。  《日本时报》网站说,中国海警船定期去钓鱼岛附近海域巡航,日方则例行公事地进行抗议,今年日本向中国提出了32次抗议。俄罗斯卫星新闻网称,中日就钓鱼岛的主权争议持续多年。中国表示,钓鱼岛自古就是中国的领土。2012年,日本政府宣布“购买”钓鱼岛,引发中日关系恶化。( 李恬静)
2
2017 - 02 - 15
【环球网综合报道】日本海上保安厅称,当地时间14日上午6时左右,4艘中国海警船组成的编队驶入钓鱼岛附近海域巡航。  据日本NHK电视台2月14日报道,4艘中国海警船6时相继驶入黄尾屿附近海域巡航,上午9时许,中国海警船编队正在钓鱼岛西北方向约28km处海域航行。   日本第11管区海上保安本部称,日本巡逻船要求中方船只立即离开,警告中方不得进入日本“领海”。  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对上述岛屿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中方海警船在钓鱼岛附近海域巡航无可非议。来源: 环球时报-环球网
3
2016 - 07 - 28
新华社北京7月27日电 中共中央政治局7月26日下午就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进行第三十四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一场整体性、革命性变革,要坚持以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为引领,贯彻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着力解决制约国防和军队建设的体制性障碍、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问题,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进一步解放和发展战斗力,进一步解放和增强军队活力,建设同我国国际地位相称、同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相适应的巩固国防和强大军队,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坚强力量保证。  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专家咨询组副组长蔡红硕同志就这个问题进行讲解,并谈了意见和建议。  中共中央政治局各位同志认真听取了他的讲解,并就有关问题进行了讨论。  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发表了讲话。他指出,长期以来,在党的领导下,我军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胜利走向胜利,改革创新步伐从来没有停止过。现在,国防和军队建设处在新的历史起点上,纵观全局,审时度势,应对国际形势深刻复杂变化,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贯彻落实党在新形势下的强军目标和新形势下军事战略方针,履行好军队使命任务,都要求我们以更大的智慧和勇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  习近平强调,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对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高度重视,坚持把这项重...
4
2016 - 08 - 07
当地时间8月5日上午,圆满完成“环太平洋-2016”演习的中国海军舰艇编队,驶离夏威夷珍珠港。这是衡水舰离开码头。本报特约记者 李 唐摄本报夏威夷8月5日电 记者罗朝文、李开强报道:当地时间8月5日上午,参加“环太平洋-2016”演习的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圆满完成演习任务,启程回国。9时30分,中国海军舰艇编队导弹驱逐舰西安舰、导弹护卫舰衡水舰、综合补给舰高邮湖舰、综合援潜救生船长岛船和和平方舟医院船陆续驶离夏威夷珍珠港码头。此次演习历时53天,分为海上航渡、港岸训练、海上实施和总结撤收4个阶段。中国海军舰艇编队与美国、法国、印尼等国共10艘舰船组成的175特混编队,完成了海上封锁行动的3大类16个课目演练。综合援潜救生船长岛船在海上实际对接演练中与美方提供的模拟平台实现完美对接。西安舰、和平方舟医院船组织甲板招待会和舰艇开放日,接待各国来宾和参观人员3000多人次,中方参演官兵参加了12场外方招待会、15次多边医学论坛交流活动、10余项“环太杯”体育比赛。中国海军舰艇编队指挥员王社强说:“这次我们参加‘环太平洋-2016’演习,可以说,是一次友谊之旅、合作之旅、展示之旅,显示了实力,同时也传递了我们谋求和平的真诚善意。中国海军愿意与所有爱好和平的国家海军合作,共同维护世界和平与地区稳定。” 来源:解放军报作者:罗朝文 李开强责任编辑:唐超山
5
2016 - 08 - 13
新华社北京8月13日电  题:法治信访向纵深推进——信访改革三年看  新华社记者白阳  改革信访工作制度,健全及时就地解决群众合理诉求机制。自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信访工作制度改革后,我国信访工作在法治化改革的道路上步伐不断加快,顶层设计不断完善,驱动信访形势持续稳中向好。  第三方参与化解:剑指涉法涉诉信访“终而不结”  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区的“老上访户”老孙没想到,自己上访了12年的一起劳动纠纷官司,在第三方律师介入后仅用了3个月就得到满意的结果。  帮助老孙的是来自吉林市信访法律事务服务中心的公益律师。这家中心主要受理对政法机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和决定不服、且尚未终结的信访案件。独立于法官和当事人之外的第三方律师充分发挥了化解矛盾的桥梁作用。中心成立5年来,已受理各类涉法涉诉信访案件逾400件,息访人数近3000人。  案件审结之后对裁判结果有异议该怎么办?在过去,许多当事人像老孙一样只能走上访一条路。而在信访工作制度改革后,他们表达诉求的渠道通畅多了。  于2014年启动的诉讼与信访分离制度,是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信访工作制度改革后最早引起社会关注的“大动作”。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依法处理涉法涉诉信访问题的意见》明确指出,把涉及民商事、行政、刑事等诉讼权利救济的信访事项从普通信访体制中分离出来由政法机关依法处理,并建立涉法涉诉信访依法终...
6
2016 - 08 - 19
习近平李克强俞正声刘云山出席观看   8月18日晚,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开幕式文艺晚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习近平、李克强、俞正声、刘云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观看。演出开始前,习近平等会见了各民族演职人员代表。  新华社记者 姚大伟摄  本报北京8月18日电  (记者彭波)中华民族一家亲,同心共筑中国梦。第五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开幕式文艺晚会18日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习近平、李克强、俞正声、刘云山等党和国家领导人与3000多名群众一起观看晚会。  人民大会堂灯光璀璨,气氛热烈。舞台中央,悬挂着“同心共筑中国梦”七个红色大字。舞台两侧,装饰着寓意吉祥的孔雀羽毛图案。  20时许,习近平等来到晚会现场,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一曲绚丽多姿的歌舞表演《中华民族一家亲》拉开了开幕式文艺晚会《同心共筑中国梦》的帷幕。整台晚会由“团结篇”“发展篇”“梦想篇”3个篇章组成,演员们热情奔放的表演,展示了各民族丰富多彩的文化,涌动着中华民族文艺百花齐放的活力。歌舞《山高水长手足情》、歌舞乐《骏马归来》、群舞《盛装》、情景歌舞《快乐的玉米提你要去哪里》……一个个不同艺术表现形式的节目,热情讴歌了各族儿女在党的领导下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和谐发展的幸福生活,充分表达了他们对伟大祖国的由衷热爱。整台晚会民族特色浓郁,时代特色鲜明,生动展现了党...
7
2016 - 08 - 25
新华社南昌8月24日电 8月22日至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江西省委书记鹿心社、代省长刘奇陪同下,在赣州、南昌就推动经济社会发展进行考察。  赣南是原中央苏区主要所在地。李克强来到瑞金叶坪乡黄沙村,看到通过土坯房改造,村民们住上了宽敞新居,日子很红火,他非常高兴。在黄柏乡脐橙基地,李克强对乡亲们运用“互联网+”拓展市场、增加收入给予肯定,表示国家会继续帮助改善农村基础设施,支持特色优势产业发展。他说,中西部地区是我国经济发展最大的回旋余地所在,在加快新旧动能转换方面可以大有作为,要依托科技进步,吸引各方力量参与,加快调整产业结构,延长产业链,增强发展新动力,促进转型升级,提高发展的质量效益。尤其要加大对老区的支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确保同步实现全面小康。李克强还临时停车走进稻田与农民交谈,询问粮食收购价格和种粮收入,强调要深化粮食流通体制改革,使惠农政策真正落到种粮农民身上,保护好他们的权益和种粮积极性。在考察赣州城区最大的棚户区改造工程时,李克强叮嘱要加大力度,早日让老区群众住上设施功能比较完善的新居。李克强还专程来到瑞金叶坪革命旧址群,向红军烈士纪念塔敬献花篮。他说,要继承革命传统,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在改革开放征程上创出新业绩。  改革开放和创新驱动是实现中部崛起的必由之路。李克强来到赣州孚能公司,听到企业与国内制造商合作,订制化生产所需设备...
8
2016 - 09 - 01
据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干部局消息,中央13号文件对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期间军转安置作出“四个放宽”规定:放宽安置地去向条件,放宽师职干部转业年龄条件,放宽自主择业军龄和职级条件,放宽在艰苦边远地区和特殊岗位服役干部到地级城市安置条件。2016年有5.8万名干部转业地方工作2016年是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期间安排大批干部转业的第一年。据军委政治工作部干部局消息,全军和武警部队今年共有5.8万名干部转业地方工作。10个省市明确表态不折不扣落实中央部署要求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期间安排大批干部转业的第一年,河北、北京、辽宁、上海、浙江、陕西、江西、山东、广东、福建10个省市领导讲话表态,不折不扣落实中央有关部署要求。9月1日见报的《解放军报》将以专版形式摘录他们的讲话要点。来源:解放军报
美丽的钓鱼岛
Copyright ©2016 钓鱼岛派出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