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热门搜索:
钓鱼岛主权考
日期: 2016-05-11
浏览次数: 37

 

王银泉[1]

关键词 钓鱼岛 主权 考证

钓鱼岛主权即钓鱼岛归属问题,是日本蓄意制造的与中国的领土纷争。钓鱼岛历来为中国所有,这早已被无可辩驳的历史所证实。可是,日本却有人不顾这些不争的事实,肆意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并一再制造事端,引起磨擦,妄图与中国争夺钓鱼岛的主权。今年伊始,日本政府又在钓鱼岛问题上玩起了花招,向“拥有钓鱼岛所有权”的日本国民“租借”钓鱼岛,理所当然地遭到中国政府及中国人民的坚决反对和强烈抗议。6月22日,由15名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的爱国人士组成的中国民间“保钓团”从浙江出发,前往钓鱼岛宣示主权,支持中国政府对钓鱼岛拥有主权的严正立场,捍卫中华民族的尊严,却遭到日舰的拦截,被迫返航。这是日本对中国领土主权的严重侵犯,中国人民绝不能容忍日本政府的这种野蛮行径。笔者根据大量史料,对钓鱼岛之中国主权做出雄辩的溯考,以回击日本的无理寻衅。

一、钓鱼岛主权争议的由来

钓鱼岛本岛也称钓鱼台、钓鱼屿、钓鱼山或和平山,面积约4.5平方公里,另有5个卫星小岛:冲北岩、冲南岩、飞濑岛、北小岛、南小岛,连同附近的一些礁屿,以及分别位于东北30多海里处的黄尾屿和赤尾屿,又统称为钓鱼台列屿或钓鱼台列岛,台湾渔民通常称作尖头诸岛(根据其地貌多山峰,似尖塔的特征而命名),面积共6平方公里左右。

钓鱼岛面积虽小,而且因缺乏淡水,无人居住,故被称为“无人小岛”,但战略地位却颇为重要。钓鱼岛位于东海南部中央,扼中国东南联系日本的要冲。钓鱼岛除少量海岸平坦外,全为丘陵,山峰林立,陡峻崎岖,形成齿状,仅本岛就有9个山峰,低则260米,最高达383米,赤尾屿、黄尾屿也有80米以上的起伏山脊,曾为明清两代航海的显著标志,即便在现代,也有很大的实用价值,是通达中国大陆闽江口、台北基隆和琉球那霸的理想航道。钓鱼岛一带还蕴藏着丰富的渔业资源、海洋资源和海底资源。正因为如此,自19世纪末起,日本就对钓鱼岛表现出强烈的觊觎之心。1885年,冲绳县知事为取缔钓鱼岛海域的鱼捞等活动,并将钓鱼岛划归冲绳县所属,呈请内务大臣准予在岛上建立该县的管辖标志。为此,外务大臣致函内务大臣:基于“近复在报上有揭载我政府有意占据台湾附近清国所属岛屿”之嫌,“不宜遽然在该处建立界碑,以免招致清国疑忌”,“以等候他日适当时候为宜”。内务大臣复函也认为:“因该处恐与清国有关,万一发生咀唔,反不相宜,不宜急切行事,应候命实施。”故拟作“暂缓”,未马上同意。同年12月,内务大臣明确指令冲绳县知事:“不要建立标志。”随后发生了该岛屿捕鱼的水产管理问题,冲绳县知事复于1890年向政府重呈前请,要求建立国标,仍未获实现。尽管如此,但“等候他日适当时候”、“候命实施”、“暂缓”实行,已包藏着明显的潜在动机,并且暗地里却密令勘察“港湾形势、土地产物”,待机“着手开拓”。不久,便发生了中日甲午战争,中国沦为战败国。日本利用战胜国的地位,迫使清政府签订屈辱的《马关条约》,割占辽东半岛(后因俄德法“三国干涉还辽”未成)、台湾附属所有岛屿和澎湖列岛,终于攫取了对钓鱼岛的占有。1940年,日本属下的琉球与台湾发生钓鱼岛管辖争执,经东京法庭判决,钓鱼岛仍隶属于台湾。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美国在攻占琉球时,一并占领了钓鱼岛。战后,美国作为“托管”,接管了日本在太平洋所攫取的一切岛屿,钓鱼岛便“合法”地置于美军的控制之下,黄尾屿、赤尾屿一度成了美军的打靶场。

钓鱼岛主权争端激化于2O世纪6O年代末7O年代初。1968年1O月,联合国亚洲经济开发委员会提出调查研究报告,说钓鱼岛海域拥有石油。此前一个月,台湾中国石油公司与美国四家石油公司订立了一项合约,协作勘探开采包括钓鱼岛海域在内的石油资源。这无疑激起了日本对钓鱼岛的更大欲望。于是,日本不惜采取虚构事实、捏造文件的卑劣手段和欺骗伎俩,试图以此为契机,对钓鱼岛进行“合法”占有,并煞有介事地向美国提出“归还”要求,演出一场“名正言顺”的收回闹剧。1971年6月17日,美日签订《归还冲绳协定》,日本蓄意将钓鱼岛包含其内。翌年5月15日协定生效后,日本便连同冲绳一起,从美国手中接管了钓鱼岛。就这样,经过精心炮制,日本硬是将钓鱼岛演化成了主权之争,并无耻地强加给了中国。

1972年9月,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一行访华,谋求实现中日邦交正常化。谈判中双方约定,为着眼大局,暂将钓鱼岛问题搁置起来,押后处理。中国政府还提出了“主权在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正确方针。然而,日本并未认真履行自己的承诺,依然我行我素,几度单方面行动,到钓鱼岛从事调查,在岛上修建直升机场,建造灯塔等,妄图以既成事实,一步一步地夺取对钓鱼岛的主权。钓鱼岛争端的实质,归根到底是一个主权问题。目前解决主权的时机虽然还不成熟,但问题始终是清楚的: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主权只能属于中国。

二、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不容置疑

钓鱼岛的主权应为中国所有,这有大量的历史和文献资料以资证明,完全符合国际法关于领土主权的原则规定。

首先,钓鱼岛在地缘上同台湾和中国大陆自然相联,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

钓鱼岛邻接和毗连台湾,离台北基隆只有113海里,而距琉球那霸则达217海里。日本1885年的一份外交文书也承认:“该岛等与清国至为接近。”更重要的是,钓鱼岛位于东海海床边缘,着落在“台湾盆地”之中,与台湾同置于东海大陆礁层(大陆架)之上,海深约在200~300米之间,地质上与台湾盆地和东海大陆礁层属于同一构造,形成一个完整的地理单元,具有不可分割的联系,是中国大陆的“自然延伸”。而钓鱼岛与琉球之间,却因“琉球海沟相隔,形成完全不同的构造。”琉球海沟深达1000米以上,最深达2719米,使钓鱼岛与琉球被截然断开,毫无联属关系。对此,日本舆论曾有过公正、客观的见解。1970年8月29日,日本《朝日新闻》在社论中作了如下评论:“日本(政府)的立场缺乏说服力,因为从地形上看,尖阁列岛位于和邻近中国大陆和台湾的大陆礁层的尖端近处,但与冲绳群岛之间,却有一条水深在二千公尺以上的海沟……这样,要主张把尖阁列岛作为冲绳的一部分,不能不说有欠妥之处。”可见,从地理特征看,钓鱼岛是中国大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其主权理当属中国所有。

其次,钓鱼岛自古在行政上属于台湾,是中国传统的管辖范围。

钓鱼岛的管辖和隶属关系,大约在元朝末就已确定,到明朝时已经有了具体的文字记载。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郑舜功所编写的《桴海图经》中曾有这样的记载:“自梅花渡澎湖之小东……至琉球到日本……钓鱼屿,小东小屿也。”这里的“小东”就是指台湾,“澎湖之小东”,即指澎湖所属的台湾(因在至元元年,澎湖设立巡检司,一并管辖台湾),而“钓鱼屿,小东小屿也”,意即钓鱼岛是台湾所辖的小岛。郑舜功对钓鱼岛的隶属关系说得如此清楚、肯定,足见最晚在明朝中后期,钓鱼岛就已受台湾的管辖,已成为台湾的一部分,是台湾的附属岛。

第三,钓鱼岛在经济和文化上凝聚着台湾人民的开发业绩,是中国神圣的合法产业。

台湾人民很早就对钓鱼岛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十分熟悉。随着航海技术的发展,台湾的渔民不断前往钓鱼岛,或捕鱼,或间歇等。“渔民们常在岛与岛之间避风,那都是他们熟悉的地方。”在“钓鱼台本岛上,建有一间祀神的小庙。这庙是台湾式的,无疑地在很久以前,由台湾渔民所筑就,以祭祀祈求航海上的升平。”钓鱼岛的药材等资源,也很早就被开发利用,清“太常寺正卿盛宣怀”(后出任邮传部尚书),“家世设药局”,采自钓鱼岛灵药进献慈禧太后,“甚有效验”。光绪十九年(1893年)十月,慈禧太后特颁发诏谕:将钓鱼台、黄尾屿、赤尾屿三岛“赏给盛宣怀为产业,供采药之用”。此诏谕后存于其孙女盛毓真(又名徐逸)之处。其第四代子孙盛承楠“秉承家学渊源”,仍以药剂师为职业,1949年移居台湾后,经征得姑母盛毓真的同意,曾多次前往钓鱼岛采药。

三、日本的处心积虑是徒劳的

为将钓鱼岛攫为已有,日本不仅采取各种手段和伎俩,而且还炮制了种种貌似有理的证据,但都缺乏实际的说服力,不值一驳,有的甚至是蓄意虚构和捏造的,根本不能成立。正如邓小平1978年5月19日在接受美国合众国际社编辑和发行人访问时所尖锐指出的:“日本对钓鱼岛享有主权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

首先,最先发现钓鱼岛的并非日本而是中国

1970年9月10日,日本琉球政府发表“尖阁列岛主权及大陆礁层资源开发主权之主张”,次日,东京各报都以第一版首要位置刊出,《朝日新闻》还特地加了“琉球政府尖阁列岛领有宣言”的醒目标题。“主张”声称:尖阁列岛系明治二十七年(1844年)“日本福冈县人古贺辰四郎所发现”,以后得以命名。可是,早在500多年前,中国人就已经发现钓鱼岛。公元1372年,杨载奉命出使琉球成功,由此打通了中国至琉球的航线,钓鱼岛是必经航道,岂有不被发现之理。这比1884年古贺辰四郎的“发现”要早512年。即使从钓鱼岛有文献记载的1403年算起,也要早481年。据英国牛津波特林图书馆珍藏的中国史书《顺风相送》记载:“永乐元年奉差前往西洋等国开诏,累次校正针路……”“福建往琉球……用甲卯及单卯取钓鱼屿……”这是钓鱼岛第一次出现在中国文献上。这说明,至迟从永乐元年起,钓鱼岛已经有了正式命名。事实上,日本的历史文献对钓鱼岛谈论极少,即使谈到,也是援用中国的名称。日本将钓鱼岛定名为“尖阁列岛”乃是20世纪的事情。据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井上清《尖阁列岛(钓鱼诸岛)之历史的解明》,尖阁列岛的名称首定于冲绳师范学校教师黑岩垣,并援引黑岩垣的话说:“此列岛迄今尚无总括的名称,为了减少地理学上的不便,余乃新设尖阁列岛之名称。”其时为1900年,比中国迟497年。1885年,日本外务大臣在致内务大臣延缓在钓鱼岛建立界碑的意见中,明确承认“清国在各该岛等已有命名”。

其次,钓鱼岛从未划入琉球版图

1970年9月10日,日本琉球政府发表的“尖阁列岛主权及大陆礁层资源开发主权之主张”声称:“明治二十八年一月四日(日本)内阁会议决定,并于二十九年四月一日发表第十三号敕令,将尖阁列岛定为冲绳县八重山郡石垣村。”日本“南方援护会”机关刊物《冲绳季刊》1971年3月出版的《尖阁列岛特集》也说:“明治二十九年四月一日第十三号敕令规定冲绳县施行郡制,冲绳县知事乃将尖阁列岛列入八重山郡,指定为国有地。”这不过是为举证有意编造出来的虚假事实,纯属乌有。所谓“第十三号敕令”根本就不存在。据查,明治二十九年(即1896年)四月一日这天日本总共有4个敕令,其编号别为113、114、115、116号,内容与钓鱼岛均毫无关系。日本《官报》第3804号(明治二十九年三月七日)虽有一个“第十三号敕令”,但时间不是4月1日,而是3月7日,内容也确系冲绳县郡编制,但在所列各郡的管辖中,八重山郡并未列入“尖阁列岛”,甚至全文都没有“尖阁列岛”等类字样。另据日本天明五年(1785年)林子平(日本人)所著《三国通览图说》,八重山岛共辖八岛,但并不包括钓鱼岛各岛。

第三,中国与琉球历来不以钓鱼岛为界

中国与琉球的分界一向不在钓鱼岛,而是在古米山(也称姑米山,今为久米岛),许多历史文献都有记载。先看中国文献。中国这方面的文献甚多,现仅举出五例:1、明朝陈侃《使事纪略》:“过钓鱼屿、过黄尾屿、过赤屿,见古米山,乃属琉球者;夷人歌舞于舟,喜达于家。”2、郭汝霖《使琉球录》:“赤屿者,界琉球地方山也……见小古米山;夷人望见船来,即驾小船来迎。”3、夏子阳《使事纪》:“望见姑米山;夷人甚喜,以为渐达其家。”4、清朝周煌《琉球国志略》:琉球“进贡,由福建海道,来以冬至,自姑米山……回以夏至,至姑米山止。”5、康熙二十二年,封使汪楫、林麟回《出使行程略》:“……过钓鱼屿……见姑米山……此时琉球接封之陪臣唯恐突如入境,彼国无所措手;再拜,恳求暂泊澳中,容其驰报。”琉球也有不少文献记载,现举出三例:1、《历代宝案》(第二集卷十八):“……雍正八年……七月二十二日明难彝二名坐小船一只飘至敝国属岛姑米山地方也……”2、《历代宝案》(第二集卷七十四):“福建等处承宣布政使司为恭迎敕书接回使正事准……(乾隆五十三年)三月十七开船到姑米山候风。”3、清初琉球籍华裔学者程顺则《指南广义》:“福州往琉球,由闽安镇山五虎门东沙外开洋……取姑米山(琉球西南界山镇山也)……”日本文史记载琉球事宜的颇多,由于不对外公开,一般不得其见,仅举出一例。1882年琉球出使日本随员姚文栋译日本人著《琉球说略》:“姑米山又作久米岛即古之球美岛也……支那之船赴琉球者,必取准此山。(琉球)国人为舟舶往来,因置烽台举烟,以便针路。”可见,琉球与中国分界,东为久米岛,西为赤尾岛,而不是钓鱼岛,久米岛以东即琉球,赤尾岛以西(含该岛)乃中国。

第四,《马关条约》对钓鱼岛无任何约束力

无论在什么意义上说,《马关条约》都没有改变钓鱼岛的中国领土地位。至少可以从以下四方面看:一是,《马关条约》是在中国被屈辱的条件下签订的不平等条约,违反了国际法关于主权平等的原则,因而是无效的,中国不负有履行条约的义务。二是,《马关条约》并未具体涉及钓鱼岛,对钓鱼岛是否在“割让”之列,并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三是,如果日本认为“台湾所有附属岛屿”已包括钓鱼岛,那么恰好说明钓鱼岛作为台湾的一部分,其领土地位完全属于中国。四是,战后,钓鱼岛一度处于美国的控制下,并根据国际条约受美国“托管”,这无疑宣布了《马关条约》的非法性和时效的结束。澎湖列岛和台湾的领土地位已为中国所有,钓鱼岛也当该如此。

第五,美日“归还”协定并不影响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地位

这里还需要弄清如下两个问题:一是“协定”的合理与合法性,二是“归还”的性质及范围。美国对钓鱼岛的托管是依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有关精神,通过《旧金山和约》取得的,虽然接管于日本,但日本却是从中国手中掠去的,只有中国才享有接受归还的资格和权力。美国不是同中国,而是抛开中国,与日本签订所谓“归还协定”,不仅毫无道理,也是对国际法的无视和践踏。另一方面,美国向日本归还的只是行政权,而并非主权。行政权和主权具有根本不同的性质和特征。行政权是管理权,而主权则是所有权。具体来说,美国在托管时并不明确是否包括该岛,即或包括,又假如美国托管时从日本手中取得的是行政权,而今将其“归还”尚属合理合法的话,那么,钓鱼岛的主权也并不包括在“归还”之内。对此,美国的态度虽然有些婉转,但却是极为清楚的。1971年5月21日,美国务院代理国务卿威廉·布莱曾代表尼克松总统致函中国留美学者明确指出:“依据一九五一年对日和约第三条,美国取得北纬二十九度以南‘南西群岛’的行政权……和约未曾明文提及这个列岛(指尖阁列岛即钓鱼岛)……我们认为对于尖阁列岛的所有权的任何不同主张,均为当事国所应彼此解决的事项。”很明显,美国并不认为钓鱼岛的主权因“归还”而转变成了日本所有。尔后,美国国务院又发表评论说:“此事应由相关各方谋求解决”,美国将采取不干预态度,甚至明确强调:1972年的归还,“对钓鱼台主权的要求,并无效力”。1994年2月,中国在新颁布的领海法中明确列入钓鱼岛,美国事先已知道中国政府的这一做法,但没有告之与其有同盟关系的日本政府,这意味着什么?其间的奥妙,恐怕世人并不难领略。

总之,钓鱼岛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对钓鱼岛的主权是无可争辩的,不容抹杀,更不容剥夺,任何与此相悖的企图和行为,都将遭到中国政府及中国人民的坚决抑制和反对。

(《军事历史》,2003年第6期)

 



[1] 第二军医大学政教室副教授。

 

相关阅读 / READING
论坛
最新新闻 / News More
1
2016 - 10 - 25
据日本媒体报道,20日,日本冲绳县石垣市议员团向官房长官菅义伟建议,鉴于中国公务船等在钓鱼岛周边海域以及毗邻区水域反复“入侵”,为了恢复该海域的安宁,应当把钓鱼岛问题向国际仲裁庭提起诉讼。石垣市议员还要求政府保护石垣市当地渔民的安全捕捞作业。  日媒称,对于石垣市议员的要求,菅义伟表示,将认真接受地方的意见,今后会予以应对,并称希望钓鱼岛的警备强化“超过现有水平”。来源:中国网
2
2017 - 02 - 08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防长马蒂斯4日离开东京,结束了对日本和韩国的安抚之旅。日本《每日新闻》5日评论说,这次访问让日本方面确认了美国政策的连续性,这可以看成是访问成果加以强调。然而,日本媒体在高兴之余,仍然难掩失落:钓鱼岛问题上,日本想让美国承认所有权的目的没有达到;南海问题上,马蒂斯“目前无意出兵南海”的表态,与积极呼吁美国关注南海局势的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差异明显。日本十分关注马蒂斯在钓鱼岛和南海问题上的表态。共同社5日的一篇报道专门以“满意”为小标题报道了他的表态。报道说,马蒂斯4日在记者会上再次表示钓鱼岛是《日美安保条约》第5条的适用对象,回应了“日方希望确认美国对钓鱼岛具有防卫义务的期待”。此外,马蒂斯还言辞激烈地批评中国称:“在东海、南海表现出对决姿态,成为了这一地区安全的威胁。”稻田满意地表示:“能与马蒂斯坦率而有意义地交换意见,十分高兴。”马蒂斯的表态引来海峡两岸的共同反对。继中国大陆3日“敦促美方采取负责任的态度,停止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发表错误言论”之后,台湾“外交部”5日也做出回应。台“外交部”称,钓鱼台(即钓鱼岛)列屿是台湾的附属岛屿,“行政管辖隶属台湾省宜兰县头城镇大溪里。不论从历史、地理、地质、使用与国际法而言,钓鱼台列屿都是中华民国的固有领土,无可置疑”。有分析认为,马蒂斯的表态并没有新的东西,不过是重申过去的表态罢了。荷兰“全球之声网”认为,马蒂斯的...
3
2017 - 05 - 12
海外网5月10日电 10日,中国海警船在钓鱼岛海域外侧的毗连区正常巡航,日方巡逻船靠近监视,遭中国海警船警告。  据日媒报道,10日,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确认,四艘中国海警船正在钓鱼岛海域外侧的毗连区航行。这已是连续12日日方确认中国海警船“侵入”钓鱼岛周边。  据第11管区海上保安总部(那霸)称,一艘海警船疑似搭载了机关炮。中国海警船警告日本巡逻船勿靠近中国领海。  据海外网此前报道,8日上午,4艘中国海警局船巡视钓鱼岛海域,历时1个半小时多。海上保安总部无理警告中方“勿再次侵入领海”,并称将继续加强监视。  此前外交部发言人多次表示中方公务船在钓鱼岛海域巡航执法是行使本国固有主权。日方应正视历史和现实,停止一切挑衅言行,为妥善管控和解决问题作出切实努力。 来源:海外网
4
2016 - 08 - 07
本报北京8月6日电 (记者李丽辉)在提前下达2016年城乡医疗救助补助资金(含疾病应急救助)104.23亿元的基础上,中央财政近日再次下达补助资金55.77亿元,支持各地进一步完善城乡医疗救助制度、全面开展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工作。至此,2016年中央财政预算安排的城乡医疗救助补助资金160亿元已全部下达完毕。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中央财政采用因素法分配城乡医疗救助补助资金,主要参考困难人数、财政困难程度、财政努力程度、工作成效等因素,并重点向贫困程度深、保障任务重、工作成效好的地区倾斜。同时,财政部要求各地科学合理安排城乡医疗救助资金预算,做好资助城乡困难居民参加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对城乡困难居民符合规定的医疗费用给予资助以及全面开展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等工作。  《 人民日报 》( 2016年08月07日 02 版)
5
2016 - 08 - 12
新华社北京8月12日电(徐飞、杨茹、娄思佳)1960年,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在访问中国时,盛赞毛泽东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历史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毛泽东却说:“四渡赤水才是我的得意之笔。”  四渡赤水是中央红军长征中,在贵州、四川、云南三省交界的赤水河流域同国民党军进行的运动战战役。它也是遵义会议毛泽东进入决策核心后,指挥的第一个战役行动。  化被动为主动,一渡赤水  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面临的形势依然十分严峻。蒋介石调集了湘军、川军、滇军和嫡系中央军部队约40万兵力进行围追堵截,而红军只有3万多人,双方在兵力、装备上对比悬殊。可以说,红军又到了存亡关头。  为摆脱危局,打破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中央红军最初准备北上渡过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为此,1935年1月28日,红军在土城与尾追的国民党军川军发生激战。由于战前敌情侦察有误,战斗陷入僵局,敌人援军又蜂拥而来,如果继续下去,红军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  怎么办?撤!  毛泽东当机立断,果断提出放弃原定渡江计划,迅速撤出战斗,由土城向西渡赤水河实施机动,由此便拉开了四渡赤水的战幕。从28日当晚至次日凌晨,红军除以少数部队阻击国民党军外,主力部队轻装一渡赤水。这一行动,显示了毛泽东善于从不利战局寻找有利因素,化被动为主动的指挥艺术。  鉴于敌人已经加强长江沿岸防御,并以优势兵力分路向我进逼,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于2...
6
2016 - 08 - 19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卫生与健康事业发展成就综述        健康是人类永恒的追求。当中国向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越走越近,全民健康成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一道新课题。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一个人的健康,关系一个家庭的命运;13亿人的健康,决定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十二五”期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卫生与健康事业取得巨大成就,人民群众健康水平显著提高,为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目标夯实基础。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健康中国”的新蓝图,凝聚着政府、社会和人民群众的共同理想。人人健康,人人幸福,是时代的呼唤,也是百姓的期盼。  公共卫生树立典范  人均预期寿命达到76.34岁  “与50年前出生的那一代人相比,今天出生的中国人预期可以多活30多年。而且,中国只用了富裕国家一半的时间就取得这样的成绩。”今年7月,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财政部、国家卫计委、人社部“三方五家”发布的医改研究报告如此描述。  在国际上,衡量一个国家居民健康水平的主要指标是人均预期寿命、婴儿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新中国成立之前,我国人均期望寿命只有35岁,可谓“人生七十古来稀”。2015年我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达到76.34岁,比2010年提高1.51岁。婴儿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大幅...
7
2016 - 08 - 25
8月22日至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青海调研考察。这是8月22日下午,习近平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长江源村看望藏族村民并与他们亲切交谈。  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摄  8月22日至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青海调研考察。这是8月23日上午,习近平在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五十镇班彦村新村建设工地考察易地扶贫搬迁情况。    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摄  8月22日至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青海调研考察。这是8月23日,习近平在西宁亲切接见驻青海部队师以上领导干部和团级单位主官,代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向驻青海部队全体官兵致以诚挚问候。  新华社记者 李 刚摄  本报西宁8月24日电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近日在青海考察时强调,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是我国持续发展最为重要的基础。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必须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位置来抓,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相统一。  八月的青海高原,群山巍巍,风光壮美。8月22日至24日,习近平在青海省委书记王国生、省长郝鹏陪同下,来到海西、海东、西宁等地,就贯彻落实“十三五”规划、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做好经济社会发...
8
2016 - 08 - 31
■牛晨斐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凌空的“飞豹”用喷薄的火焰对夜空的云儿说:请你记住我的样子!西域戈壁,山川迤逦,空军驻疆航空兵某旅犹如一只雄鹰翱翔在天山南北。“天山雄鹰”组织夜间突防突击训练。刘应华 摄天山脚下,近看“飞豹”。 牛晨斐 摄 飞行员王小军的眼神中露出霸气,这就是雄鹰的眼神。刘应华 摄燃烧的除了火,还有什么?2016年8月21日,女排的逆袭沸腾了整个中国,不服输的女排精神再一次震撼国人。就在15天前,空军“中国队”在俄罗斯也上演了一场完美的逆袭。当有人通知你,选派你去参加一次特别重要的国际比赛,你会怎么想?当你得知,比赛的部分课目之前完全没有训练过,你又会怎么想?2016年2月,飞行大队准备室里几名久经沙场的飞行员略显忐忑。没人猜得出,接到参加“航空飞镖-2016”国际军事竞赛通知的他们,内心是何等复杂。“85后”飞行员罗峰有些发愁,老将王小军则更显从容。与“飞豹”结缘十年,大风大浪里铸就了独有的淡定与坚毅,再难的竞赛也抵不过一个字——“练”!雄师易统,戎机难觅。8月6日15点33分,王小军驾机起飞,竞赛打响了最后一个课目。在此前“空中目视侦察”的比拼中,中国队排在倒数第二,得分比最后一名仅多3分。此刻的“对地突袭”将决定最终的胜负。“轰——”火箭弹呼啸着斜射而下,目标消失在一片火光之中。中国空军创造了罕见的4枚火箭弹全部命中靶心!最后时刻的大逆转,“中国队”...
美丽的钓鱼岛
Copyright ©2016 钓鱼岛派出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