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热门搜索:
钓鱼岛与中日东海大陆架划界
日期: 2016-03-05
浏览次数: 37

 

张万彬 张敏[1]

摘要 中日钓鱼岛争端主要涉及岛屿主权归属和东海海洋权益两方面。从国际法的原则来看,钓鱼岛的主权属于中国。中国最先发现并获得其主权,日本所主张的“无主地先占”的原则根本不能成立。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以及国际实践,钓鱼岛在中日东海大陆架划界过程中不应被赋予划界效力。

关键词 岛屿主权 大陆架划界 中界岛

钓鱼岛问题是中日划分东海大陆架不可回避的难题,也是敏感复杂的中日关系中最难解决的问题之一。钓鱼岛等岛屿现在被日本实际控制。日本声称钓鱼岛已由日本依据国际法取得了主权,在划分东海大陆架时钓鱼岛等岛屿应作为日本的一个基点。中国坚持钓鱼岛历来是中国的领土,是日本窃取了钓鱼诸岛,日本以钓鱼岛等岛屿作为划界基点是没有国际法依据的。中日钓鱼岛争端主要包括两个问题,一是钓鱼岛等岛屿的主权归属,二是钓鱼岛等岛屿在大陆架划界中的作用。

钓鱼岛等岛屿包括五个无人居住的岛屿和三个无植物覆盖的岩礁,总面积约6.32平方千米,位于中国台湾的东北,日本冲绳的西南。钓鱼岛位于诸岛屿中的西南,距离日本宫古岛西端90海里,台湾省基隆市东北约102海里。全岛略作半圆形,面积4.139平方千米,海拔360米,为钓鱼岛等岛屿中面积最大、海拔最高者。从地质上看,钓鱼岛等岛屿位于中国大陆架边缘,其西面和西南面的海水深度均在200米以内,且愈靠近大陆海水愈浅,而其东面与日本琉球群岛之间却隔着一条深深的海槽,即冲绳海槽。

一、钓鱼岛等岛屿的主权归属

钓鱼岛等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的一部分。甲午战争结束前,日本眼看中国即将战败,遂将觇窥已久的钓鱼岛等岛屿划入日本国土。甲午战争后,中国被迫签订屈辱的《马关条约》,把台湾及其附属岛屿割让给日本,钓鱼岛等岛屿就包括在这些附属岛屿里。1945年日本投降后,根据《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等国际文件的要求日本应将其与台湾一起归还中国,但却被美军当作冲绳县的一部分加以占领,未予归还。美国归还冲绳时,反将钓鱼岛等岛屿交给了日本。中日关于钓鱼岛主权的争端由此爆发。本来非常清楚的事情就这样由于日本的野心和贪欲以及美国的历史错误变得复杂棘手、扑朔迷离。

1969年的“埃默里报告”称“台湾和日本之间的大陆架很可能是世界上油气藏量最丰富的地区之一”,钓鱼岛开始受人瞩目。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大大扩展了大陆架的外部界限,规定了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制度,并赋予岛屿同陆地同样的权利,小小的岛屿再也不可小视。这样一来,“尽管钓鱼岛等岛屿的总面积不过6.32平方千米,但如果获得全效,就可以为主权者带来11700平方海里的海域。”[2]除了民族情感外,这也是钓鱼岛问题棘手复杂,久拖不决的原因。

日本千方百计地为自己拥有钓鱼诸岛寻找理由。日本依据先占理论,提出中国所列举的“所谓历史性的、地理性的以及地质性的几点根据,没有哪一点能够作为国际法上的有效证据,充分证明中国对尖阁诸岛的主权主张。”日本政府是在“慎重地确认该地不仅是无人岛,而且也没有清国统治的痕迹后,于明治二十八年(按:公历1895年)1月14日,以内阁会议决定在该地设立标桩的方式,正式编入我国领土的。”[3]

其实钓鱼岛最先是由中国发现和命名的,并行使过主权,许多史料可以证明。如明代胡宗宪、郑若曾编纂的《筹海图编》中收录的两幅图,施永图编纂的《武备秘书》卷二中收录的《福建海防图》,以及清同治二年(即1862年)的《皇朝中外一统兴图》。“还有一份1708年琉球当地的记录以及1783和1785年的两份日本地图,每份都详细说明了该王国的边界。”这几份地图“都明示或默示钓鱼岛等岛屿是属于中国的。”[4]不但如此,慈禧太后还曾颁发诏谕,将钓鱼岛、黄尾屿和赤屿三小岛赏给后来出任邮传部尚书的盛宣怀为产业,供采药用。在科技、交通不发达的时代,将一个小岛编入地图,划入海防范围,行使处置权,这些无疑都足以确立一个国家对该岛的主权。

钓鱼岛主权归属已有许多学者进行了史料丰富的论证,笔者不再赘述,现仅引述两位学者的观点。韩国学者朴椿浩指出,“该地区盛行的海流和风向使从琉球群岛航行到这些岛屿变得十分困难,这也许可以说明,为什么钓鱼岛等岛屿是中国人发现的,而且几乎是中国人专用的。”日本著名历史学家井上清指出,“中国和琉球的领界在赤尾屿和久米岛之间,钓鱼岛等岛屿既不是琉球的领土,更不是无主之地,而是中国的领土。”“从16世纪到18世纪,中国人、琉球人和日本人撰写的关于琉球和钓鱼岛等岛屿的最好的文献,都不约而同的清楚说明,钓鱼岛等岛屿是中国领土。”[5]

二、钓鱼岛对东海大陆架划界的影响

钓鱼岛对东海大陆架划界的影响,涉及两个问题,一是其是否应拥有大陆架,二是其究竟应具有怎样的划界效力。

(一)钓鱼岛是否应该拥有自己的大陆架?

岛屿自身的大陆架问题最早规定在1958年《大陆架公约》中,中日两国都不是该公约的缔约国,适用于中日之间的唯一关于岛屿的国际公约就是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海洋法公约》第121条规定:1)岛屿是四面环水并在高潮时高于水面的自然形成的陆地区域。2)除第3款另有规定外,岛屿的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应按照本公约适用于其他陆地领土的规定加以确定。3)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的岩礁,不应有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可见,公约肯定了岛屿与陆地领土一样有权拥有其附属区域,但又在第3款对拥有这种权利的岛屿进行了限制。

何为“能维持人类居住”?台湾学者马英九认为:“第一,这个岩礁必须在相当长期内维持人类居住;第二,岩礁维持本身经济生活所需资源应限于岩礁本身所产,而不包括其领海内及外地输入的资源;第三,开发岩礁本身资源必须符合经济原则,其标准应依争端发生时的当地情况认定。”[6]笔者基本赞同,只有一点不同意,即“所需资源不包括其领海内的资源”,因《海洋法公约》赋予了任何岛屿拥有领海的权利。

事实上,钓鱼岛面积只有4平方公里多点,岛上是否存在饮用水还没有确定,其它几个小岛面积更小,均无饮用水,亦无人居住。情理上讲,钓鱼岛地理位置并不特别偏远难以到达,古代中国人和琉球人早就知道它的存在,但几百年来都无人定居其上,已经说明此岛不能维持人类长久居住,不适合人类生存。日本学者中内清文也曾言,“尖阁列岛并不真正适合于人类居住……这些岛屿只是对于其周围的可能是巨大的石油储藏而言才是有价值的。”[7]

总之,钓鱼岛等岛屿面积小,自然资源贫乏,假如不借助于外界资源根本不能维持人类居住或其本身的经济生活,按照《海洋法公约》第121条第3款不应拥有自己的大陆架。

(二)钓鱼岛在东海大陆架划界中的效力

《大陆架公约》和《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都只是规定了岛屿的定义和附属区域,对岛屿的划界效力却没有涉及,令这一问题很难用一个统一的条文加以规定,而需对各种因素综合考量。

纵览相关国家实践和司法仲裁案例,岛屿对海洋划界的效力主要有三种情况。第一种是以岛屿作为划界基点,给予岛屿全效力。第二种情况是给予岛屿零效力,把其作为“飞地”处理,不让其影响到划界。第三种情况介于前两者之间,给予岛屿部分划界效力,给多大效力要视具体情况而定。可见,岛屿的划界效力没有简明的标准,应予综合权衡。

钓鱼岛等岛屿位于中国台湾东北日本冲绳西南,距离最近的中国领土彭佳屿与最近的日本领土先岛群岛各为90海里左右,在地理位置上恰好位于两国中央。[8]这种位于相关国家中间线附近的岛屿一般被称作“中界岛”。中界岛在海域划界中的效力亦如前述,即三种情况都存在,此为不同的岛屿所具备的条件不同所决定。

1965年英国与挪威的大陆架划界中,英国的设得兰群岛被给予了全效力。设得兰群岛西距英国96海里,东距挪威173海里,大体位于两国中间线附近。若给予该群岛全效力会使两国中间线大大向挪威一侧推进,对两国大陆架的分界线造成歪曲。但该群岛还是取得了划界的全效力,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其面积大人口多,比较重要,二是挪威海槽的存在。挪威海槽事实上构成挪威大陆架的中断,但英国作了让步,在两国大陆架划界中礼让性的忽略了这一地理特征,设得兰群岛获得全效力不能不说与此有关。1974年韩国和日本的划界中,日本的对马岛同样获得了全效力,朝鲜海峡大陆架的绝大部分因此归属日本。对马岛西距韩国37海里,东距日本53海里,也属于中界岛。对马岛与设得兰群岛情况相似,也是面积比较大,人口众多。不过,对马岛获得全效力更与另一问题有关,即在两国的划界中还存在着的韩国济州岛的划界效力问题。济州岛位于朝鲜海峡西端,比较靠近韩日中间线,在划界中获得了全效力。韩国政府清楚,若否定对马岛的效力,济州岛的效力就也会受到限制。可以看出,如果设得兰群岛和对马岛不是面积大人口多地位比较重要,如果没有挪威海槽和济州岛问题的牵制,这两个位于中间线附近的岛屿要获得全效力恐怕是很难的,顶多被给予部分效力。

1988年苏联和瑞典大陆架划界中,瑞典的哥特兰岛被给予75%的划界效力。哥特兰岛面积3200平方千米,人口5.5万,位于两国中间线4—5海里附近瑞典一侧,是一个中界岛。如获全效,则界线距离瑞典大陆海岸112海里,距苏联海岸仅39海里。哥特兰岛不论面积还是人口都大大超过设得兰群岛和对马岛,但最后只获得75%的效力,这从反面印证了挪威海槽和济州岛对设得兰群岛和对马岛获得全效力的影响。

1968年意大利和南斯拉夫的大陆架划界中,位于亚得里亚海中间的两个南斯拉夫小岛仅获得12海里领海的海域。这样,南斯拉夫作了867平方海里的让步。1968年伊朗与沙特阿拉伯划界中,位于中间线错误一边的两个无人居住的小岛法尔西和阿拉布亚只获得12海里领海。1999年仲裁法庭在厄立特里亚/也门案中也忽略了有争议的荒凉贫瘠的也门中区岛屿塔拉和祖巴拉,而只留给它们12海里的完整领海。

经验表明,决定岛屿划界效力的因素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岛屿对分界线走向的歪曲程度,这取决于岛屿的地理位置;二是岛屿的地位,这取决于其面积、人口、政治等因素。岛屿对分界线的影响越小,越容易获得效力;岛屿的地位越重要,越容易获得效力。中界岛由于其地理位置对分界线的歪曲作用,一般而言其划界效力应受到限制,或者干脆忽略不计,不以其作为基点。中界岛如若被赋予划界效力,则都是因为岛屿本身面积大人口多具有重要地位,或者还存在其他非常重要的情况需要在划界中考虑;那些面积很小、无人居住、主权又有争议的贫瘠小岛在划界中一般不会被给予效力,最多给予其一定宽度的领海。钓鱼岛等岛屿位于中日中间线附近,面积极小,无人居住,资源贫乏,且其是否作为基点对划界影响甚且,本身又存在复杂激烈的主权争论,可见,中界岛借以获得划界效力的因素钓鱼岛等岛屿一条也不具备。缘于此,钓鱼岛等岛屿在中日东海大陆架划界中不应具有划界效力,日本以钓鱼岛为基点划界的主张不能成立。各国学者在研究钓鱼岛问题时也一致持此结论。例如,美国学者李韦清认为:“最终,钓鱼岛群岛的领有权给主权国带来的只不过是12海里领海。”加拿大学者格林弗尔德指出:“很明显,钓鱼岛位于琉球群岛一般方向的那条线之外,如果在中日大陆架划界中使用它们作为基线的一部分,是不合理的。”日本学者中内清文亦坦言:“把钓鱼岛用作划定大陆架界线的基点,从而产生出对石油储藏和各自的经济利益份额的权利,那似乎并不是公平的或者衡平的。”[9]

三、结语

中日两国间有着复杂的历史纠葛,双方民众均民族情绪高涨,钓鱼岛是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关于钓鱼岛主权归属的争端很难消除。由此,笔者认为,既然钓鱼岛在东海大陆架划界中不应具有效力,不管主权归谁都不会影响到划界,那么搁置主权先解决划界问题,早日实现资源的顺畅利用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

(《新西部》,2007年第8期)

 



[1] 作者单位为大连理工大学法系。

[2] 高建军:《中国与国际海洋法》,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3] 田恒等:《战后中日关系文件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7年版。

[4] 袁古洁:《国际海洋划界的理论与实践》,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

[5] 袁古洁:《国际海洋划界的理论与实践》,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

[6] 马英九:《从新海洋法论钓鱼台列屿与东海划界问题》,台北正中书局,1986年版。

[7] []中内清文:《东中国海和日本海的划界问题》,《国外法学》,1980年第4期。

[8] 马英九:《从新海洋法论钓鱼台列屿与东海划界问题》,台北正中书局,1986年版。

[9] 马英九:《从新海洋法论钓鱼台列屿与东海划界问题》,台北正中书局,1986年版。

 

 

相关阅读 / READING
论坛
最新新闻 / News More
1
2016 - 10 - 25
据日本媒体报道,20日,日本冲绳县石垣市议员团向官房长官菅义伟建议,鉴于中国公务船等在钓鱼岛周边海域以及毗邻区水域反复“入侵”,为了恢复该海域的安宁,应当把钓鱼岛问题向国际仲裁庭提起诉讼。石垣市议员还要求政府保护石垣市当地渔民的安全捕捞作业。  日媒称,对于石垣市议员的要求,菅义伟表示,将认真接受地方的意见,今后会予以应对,并称希望钓鱼岛的警备强化“超过现有水平”。来源:中国网
2
2017 - 02 - 08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美国防长马蒂斯4日离开东京,结束了对日本和韩国的安抚之旅。日本《每日新闻》5日评论说,这次访问让日本方面确认了美国政策的连续性,这可以看成是访问成果加以强调。然而,日本媒体在高兴之余,仍然难掩失落:钓鱼岛问题上,日本想让美国承认所有权的目的没有达到;南海问题上,马蒂斯“目前无意出兵南海”的表态,与积极呼吁美国关注南海局势的日本防卫大臣稻田朋美差异明显。日本十分关注马蒂斯在钓鱼岛和南海问题上的表态。共同社5日的一篇报道专门以“满意”为小标题报道了他的表态。报道说,马蒂斯4日在记者会上再次表示钓鱼岛是《日美安保条约》第5条的适用对象,回应了“日方希望确认美国对钓鱼岛具有防卫义务的期待”。此外,马蒂斯还言辞激烈地批评中国称:“在东海、南海表现出对决姿态,成为了这一地区安全的威胁。”稻田满意地表示:“能与马蒂斯坦率而有意义地交换意见,十分高兴。”马蒂斯的表态引来海峡两岸的共同反对。继中国大陆3日“敦促美方采取负责任的态度,停止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发表错误言论”之后,台湾“外交部”5日也做出回应。台“外交部”称,钓鱼台(即钓鱼岛)列屿是台湾的附属岛屿,“行政管辖隶属台湾省宜兰县头城镇大溪里。不论从历史、地理、地质、使用与国际法而言,钓鱼台列屿都是中华民国的固有领土,无可置疑”。有分析认为,马蒂斯的表态并没有新的东西,不过是重申过去的表态罢了。荷兰“全球之声网”认为,马蒂斯的...
3
2017 - 05 - 12
海外网5月10日电 10日,中国海警船在钓鱼岛海域外侧的毗连区正常巡航,日方巡逻船靠近监视,遭中国海警船警告。  据日媒报道,10日,日本海上保安厅巡逻船确认,四艘中国海警船正在钓鱼岛海域外侧的毗连区航行。这已是连续12日日方确认中国海警船“侵入”钓鱼岛周边。  据第11管区海上保安总部(那霸)称,一艘海警船疑似搭载了机关炮。中国海警船警告日本巡逻船勿靠近中国领海。  据海外网此前报道,8日上午,4艘中国海警局船巡视钓鱼岛海域,历时1个半小时多。海上保安总部无理警告中方“勿再次侵入领海”,并称将继续加强监视。  此前外交部发言人多次表示中方公务船在钓鱼岛海域巡航执法是行使本国固有主权。日方应正视历史和现实,停止一切挑衅言行,为妥善管控和解决问题作出切实努力。 来源:海外网
4
2016 - 08 - 07
本报北京8月6日电 (记者李丽辉)在提前下达2016年城乡医疗救助补助资金(含疾病应急救助)104.23亿元的基础上,中央财政近日再次下达补助资金55.77亿元,支持各地进一步完善城乡医疗救助制度、全面开展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工作。至此,2016年中央财政预算安排的城乡医疗救助补助资金160亿元已全部下达完毕。  财政部有关负责人表示,中央财政采用因素法分配城乡医疗救助补助资金,主要参考困难人数、财政困难程度、财政努力程度、工作成效等因素,并重点向贫困程度深、保障任务重、工作成效好的地区倾斜。同时,财政部要求各地科学合理安排城乡医疗救助资金预算,做好资助城乡困难居民参加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对城乡困难居民符合规定的医疗费用给予资助以及全面开展重特大疾病医疗救助等工作。  《 人民日报 》( 2016年08月07日 02 版)
5
2016 - 08 - 12
新华社北京8月12日电(徐飞、杨茹、娄思佳)1960年,英国陆军元帅蒙哥马利在访问中国时,盛赞毛泽东指挥的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可以与世界历史上任何伟大的战役相媲美。毛泽东却说:“四渡赤水才是我的得意之笔。”  四渡赤水是中央红军长征中,在贵州、四川、云南三省交界的赤水河流域同国民党军进行的运动战战役。它也是遵义会议毛泽东进入决策核心后,指挥的第一个战役行动。  化被动为主动,一渡赤水  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面临的形势依然十分严峻。蒋介石调集了湘军、川军、滇军和嫡系中央军部队约40万兵力进行围追堵截,而红军只有3万多人,双方在兵力、装备上对比悬殊。可以说,红军又到了存亡关头。  为摆脱危局,打破国民党军的围追堵截,中央红军最初准备北上渡过长江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为此,1935年1月28日,红军在土城与尾追的国民党军川军发生激战。由于战前敌情侦察有误,战斗陷入僵局,敌人援军又蜂拥而来,如果继续下去,红军很有可能会全军覆没。  怎么办?撤!  毛泽东当机立断,果断提出放弃原定渡江计划,迅速撤出战斗,由土城向西渡赤水河实施机动,由此便拉开了四渡赤水的战幕。从28日当晚至次日凌晨,红军除以少数部队阻击国民党军外,主力部队轻装一渡赤水。这一行动,显示了毛泽东善于从不利战局寻找有利因素,化被动为主动的指挥艺术。  鉴于敌人已经加强长江沿岸防御,并以优势兵力分路向我进逼,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于2...
6
2016 - 08 - 19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卫生与健康事业发展成就综述        健康是人类永恒的追求。当中国向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奋斗目标越走越近,全民健康成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一道新课题。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一个人的健康,关系一个家庭的命运;13亿人的健康,决定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十二五”期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卫生与健康事业取得巨大成就,人民群众健康水平显著提高,为实现“人人享有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目标夯实基础。  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首次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健康中国”的新蓝图,凝聚着政府、社会和人民群众的共同理想。人人健康,人人幸福,是时代的呼唤,也是百姓的期盼。  公共卫生树立典范  人均预期寿命达到76.34岁  “与50年前出生的那一代人相比,今天出生的中国人预期可以多活30多年。而且,中国只用了富裕国家一半的时间就取得这样的成绩。”今年7月,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和中国财政部、国家卫计委、人社部“三方五家”发布的医改研究报告如此描述。  在国际上,衡量一个国家居民健康水平的主要指标是人均预期寿命、婴儿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新中国成立之前,我国人均期望寿命只有35岁,可谓“人生七十古来稀”。2015年我国居民人均预期寿命达到76.34岁,比2010年提高1.51岁。婴儿死亡率和孕产妇死亡率大幅...
7
2016 - 08 - 25
8月22日至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青海调研考察。这是8月22日下午,习近平在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长江源村看望藏族村民并与他们亲切交谈。  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摄  8月22日至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青海调研考察。这是8月23日上午,习近平在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五十镇班彦村新村建设工地考察易地扶贫搬迁情况。    新华社记者 庞兴雷摄  8月22日至24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青海调研考察。这是8月23日,习近平在西宁亲切接见驻青海部队师以上领导干部和团级单位主官,代表党中央和中央军委向驻青海部队全体官兵致以诚挚问候。  新华社记者 李 刚摄  本报西宁8月24日电  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近日在青海考察时强调,生态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建设,是我国持续发展最为重要的基础。青海最大的价值在生态、最大的责任在生态、最大的潜力也在生态,必须把生态文明建设放在突出位置来抓,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筑牢国家生态安全屏障,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相统一。  八月的青海高原,群山巍巍,风光壮美。8月22日至24日,习近平在青海省委书记王国生、省长郝鹏陪同下,来到海西、海东、西宁等地,就贯彻落实“十三五”规划、加强生态环境保护、做好经济社会发...
8
2016 - 08 - 31
■牛晨斐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凌空的“飞豹”用喷薄的火焰对夜空的云儿说:请你记住我的样子!西域戈壁,山川迤逦,空军驻疆航空兵某旅犹如一只雄鹰翱翔在天山南北。“天山雄鹰”组织夜间突防突击训练。刘应华 摄天山脚下,近看“飞豹”。 牛晨斐 摄 飞行员王小军的眼神中露出霸气,这就是雄鹰的眼神。刘应华 摄燃烧的除了火,还有什么?2016年8月21日,女排的逆袭沸腾了整个中国,不服输的女排精神再一次震撼国人。就在15天前,空军“中国队”在俄罗斯也上演了一场完美的逆袭。当有人通知你,选派你去参加一次特别重要的国际比赛,你会怎么想?当你得知,比赛的部分课目之前完全没有训练过,你又会怎么想?2016年2月,飞行大队准备室里几名久经沙场的飞行员略显忐忑。没人猜得出,接到参加“航空飞镖-2016”国际军事竞赛通知的他们,内心是何等复杂。“85后”飞行员罗峰有些发愁,老将王小军则更显从容。与“飞豹”结缘十年,大风大浪里铸就了独有的淡定与坚毅,再难的竞赛也抵不过一个字——“练”!雄师易统,戎机难觅。8月6日15点33分,王小军驾机起飞,竞赛打响了最后一个课目。在此前“空中目视侦察”的比拼中,中国队排在倒数第二,得分比最后一名仅多3分。此刻的“对地突袭”将决定最终的胜负。“轰——”火箭弹呼啸着斜射而下,目标消失在一片火光之中。中国空军创造了罕见的4枚火箭弹全部命中靶心!最后时刻的大逆转,“中国队”...
美丽的钓鱼岛
Copyright ©2016 钓鱼岛派出所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